龚伟杰:勿为践诺仓促落实政策
政府应检讨消费税弊端

新政策或会对家具业造成一定的冲击。

希望联盟入主布城至今3个月,销售与服务税(SST)、外劳政策及最低薪金制度或在不久后落实,料对各领域产生不小的影响。

槟州家具业者认为,在之前消费税(GST)制度落实前,家具本有征收销售与服务税,因此该措施犹如“走回旧路”,并无任何大“惊喜”。

他们希望,新政府能在外劳政策上,深入了解各领域的需求,才来制定聘请外劳的门槛。

至于最低薪金制度,分阶段实行才是最佳良方,如此才能减缓对家具业所造成的冲击。

槟州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龚伟杰促请政府,重新检讨消费税制度中的种种弊端,以及改善制度上所带来的问题,切勿为了兑现承诺,而仓促落实任何政策。

他在接受《南洋商报》独家访问时表示,消费税制度已实行数年,各行业大致上已适应了该制度,不到几年的时间内又换,各领域势必要承担一定的损失。

商家无所适从

“当初为了迎接消费税制度,很多公司都已投资了与消费税相关的电脑软件及系统,甚至也聘请了专门处理消费税事务的会计师,政策再度更改,商家肯定会无所适从。”

询及这些处理消费税事务的会计师,是否会面临失业?

他回应,大公司或者会把他们转为处理其他账目,但是对于小公司而言,有可能就是多余员工了。

他认为,调低税率、缩短回扣发放时间或再检讨税制产生的问题等,才能避免商家面对不必要的损失,而消费者也能减少生活负担,这才是双赢政策。

龚伟杰:销售与服务税是看不到的成本。

消费税公平透明

龚伟杰直言,实际上,消费税是一项公平的制度,因为在此制度下,每个人在消费时都会纳税,逃税风险较低,而销售与服务税制度实际上存在许多缺点,只对某些行业征税,同时存在逃税风险,没那么透明化。

他说,销售与服务税的征收项目虽然范围收窄了,但是这却是消费者所看不到的成本,而在消费税制度,所有纳税款额都清楚列明。

300亿税收路还长

他表示,我国过去在实行销售与服务税期间,每年的平均税收为170亿令吉,新政府若要在该制度下,把税收提升至300亿令吉,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一方面,他透露,针对家具业所面对的税务制度、外劳措施以及最低薪金制度,各州家具同业商会在上个月,已通过总会向原产业部长郭素沁会面,并针对业界问题提出了数项诉求,不过至今尚未有任何下文。

部分家具有弧度

仍需依靠外劳操作

谈及外劳政策,龚伟杰说,家具工业不同一般工业,该工业是需要人力操作,有些家具有弧度,因此无法以自动化取代,拥有高科技的西方国家,其家具业尚且办不到自动化,何况是我国?所以,我国家具工业仍需要劳力操作。

“但是,这个行业就无法吸引本地人问津,毕竟工作环境方面,再加上这行业也非轻松工作,所以还是要依靠外劳。

家具业的工作只有外劳不嫌弃,而且他们都在离乡背井之下,希望可以多赚一些钱回国,大都很勤奋,而且还争取加班,以便可以获得加班费。”

惟他对最低薪金制起到1500令吉仍然有所保留。

最低薪制应分阶段

他说,我国3000万人口,只有180万国人或在最低薪金制下受惠,所以根本不必急在一时的实行。

他了解最低薪金制是列入希盟竞选宣言中,但是他认为可以分阶段实行,而不是在一年内要涨至1500令吉,这涨幅是太高了。

“马来西亚家具总会已向政府建议或许可以分5年,慢慢的达致最低薪金制的1500令吉,以减缓对家具工业的冲击。”

他强调,大马是出口国,我们是需要以低薪来吸引外国投资者。

马南耀:在消费税下,商家无法轻易逃税。

马南耀:效仿中台

推行抽奖降民怨

槟州家具同业商会财政马南耀表示,在原有的消费税制度下,政府可考虑效仿台湾及中国等国家,推行抽奖环节,以降低民怨。

他说,以台湾为例,该国有有统一发票抽奖,每隔数个月就会进行抽奖,每个消费者都拥有赢奖的机会,累积奖金从台币数百至高达台币1千万,人民的消费情绪也较为正面。

他指出,全球各国都已陆续落实消费税制度,相信这也证明了这是个取得公认的税制,我国在实施消费税数年后,又转为销售与服务税,实际上形同“开倒车”。

当然,他也不否认,我国消费税制度存在问题,因此形成了商家都想要消费税,但是人民却认为销售与服务税较为合理的局面。

他说,在消费税制度下,商家是在协助政府收税而已,这并非商品成本,但是我国消费税程序,如很迟才收到回扣等问题,却造成了商家的资金周转问题。

马南耀表示,倘若政府能优化消费税制度,寻求一个较为完美的解决方案、调低税率或者增加免税项目等,商家及消费者就不会有那么多怨言。

他也指出,销售与服务税的主要纳税对象,是一些大厂商及大公司,过去有许多公司为了避免纳税,会将公司分拆成数家小公司,进行不同的商务,这个做法如同变相逃税,至于消费税制度,商家则无法轻易逃税。

提及即将落实的销售与服务税,他回应,家具过去都在征收销售与服务税项目之一,不过有做出口生意的家具业者,能获得豁免,而如今重新推行销售与服务税后,则不晓得是否仍有相关优惠。

业者:10%或转嫁消费者

针对新政府的数项政策,家具业者杜先生在受询时指出,随着销售与服务税落实后,家具肯定会跟着涨价。

他解释,大部分家具门市并非制造商,在取得货源时,来货也被加上10%销售与服务税,而消费者在购买家具时,则无形中必须多付10%款项。

谈及外劳政策,他说,家具业是外劳政策中受影响最大其中一个行业。突而起来并强制性的遣返临时外劳导致家私业面对严重的人力资源问题,因而降低了产品完工速度。

“面对市场庞大的需求和竞争,家具涨价也是外劳政策的后遗症。”

他指出,即使厂商聘请本地员工,也同样面对最低薪金1500令吉的制度,在薪金高涨的情况下,消费者也会因此而买单。

他补充,最低薪金制落实后,雇主自然把成本转嫁消费者身上。从厂商,批发,运输到门市,消费者最少必须承担4层的最低薪金制所带来的成本提高。

联合报道:卓欣仪、王伍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