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恐输掉贸易战/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特朗普已经表明了当自身谎言被揭穿或政策失败时会如何回应:他会加倍下注。

最初人们眼中的一场贸易冲突——始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似乎正在迅速演变成与中国的全面贸易战。

如果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停战协议能维持下去,那么美国的主要敌人就是中国而非全世界(当然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冲突会继续酝酿,因为两国都不能或不应接受美国的要求)。

除了正确但如今听上去已是陈词滥调的“所有人都是输家”断言,我们还能对特朗普贸易战的可能结果说些什么呢?

首先,宏观经济学总是有效的:如果美国的国内投资继续超过其储蓄,就必须进口资本并保有巨额贸易逆差。更糟糕的是,由于去年年底实施了减税政策,美国正在奔向创纪录的财政赤字——最新预计在2020年将超过1兆美元(约4兆令吉)——这意味着无论贸易战争结果如何,贸易逆差几乎一定会增加。

唯一阻止其发生的方式,是特朗普领导美国陷入一场衰退,以致收入下降太多导致投资和进口急剧下降。

特朗普对中国贸易逆差狭隘关注的“最好”结果,将是双边贸易平衡状况有所改善,但同等数额的赤字会转移到其他国家身上。

美国可能向中国出售更多的天然气并少买一些洗衣机;但它会增加向其他国家的天然气输出量,并从泰国或其他没有招惹特朗普的国家购买洗衣机或其他东西。

但由于美国干预了市场,相对其他情况它将为进口产品支付更多而出口产品的销售收入则下降。简而言之,最好的结果意味着美国将比现在更糟糕。

储蓄太少问题大

美国有问题,但不是中国导致的。这是一个国内问题:美国储蓄太少了。像他的许多同胞一样,特朗普非常短视。倘若他对经济学和长期愿景有一丁点了解,就会想方设法增加国民储蓄以减少多边贸易逆差。

还有一些显而易见的快速解决方案:中国可以购买更多的美国石油然后将其出售给其他国家。

除了交易成本略微增加之外,这不会产生任何实际差异。但特朗普可以吹嘘自己已经消除了双边贸易逆差。

事实上,想要以有意义的方式大幅减少双边贸易逆差都是相当困难的。

随着对中国商品需求的减少,即使没有任何政府干预,人民币的汇率也会走弱。这将部分抵消美国关税的影响;与此同时,它将提高中国相对其他国家的竞争力——即使中国不动用手中其他的工具,比如工资和价格控制,或强力推高生产率,情况也是如此。与美国一样,中国的整体贸易平衡取决于其宏观经济形势。

如果中国更加积极地实施干预并更加针锋相对地实施报复,那么美中贸易平衡的变化可能会更小。双方互相施加的痛苦程度也难以测定。

中国经济控制权更多

中国对经济有更多的控制权,并一直希望能转向基于国内需求而非投资和出口的增长模式,美国只是在帮助中国做它正在尝试做的事情罢了。

另一方面,现在恰逢中国试图处理过剩杠杆和产能过剩之时;至少在某些领域美国的作为使这些任务变得更加困难了。

有一点很清楚:如果特朗普的目标是阻止中国实施其在2015年出台以进一步推进实现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收入差距的40年目标的“中国制造2025”政策,那么他几乎注定失败。

相反,特朗普的行动只会加强中国领导人推动创新和实现技术超越的决心,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不但没法再依赖别人,还得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美国。

打战需要好将军

如果一个国家计划打一场战争(无论是贸易或其他方面),那么必须确保有一位好的将军——具有明确的目标,可行的战略以及民众支持——来掌兵。而这正是中美之间的差异巨大之处。

特朗普团队不合格

没有哪个国家拥有比特朗普手下更不合格的经济团队,而且大多数美国人也不会赞成贸易战。

随着美国人意识到他们从这场战争中失去了双重利益,公众的支持将进一步减弱:就业机会将消失,这不仅是基于中国的报复措施,还因为美国的关税提升了本国出口商品的价格并使其竞争力下降;同时消费者们购买的商品价格会上涨。这可能迫使美元汇率下跌,美国的通胀率进一步上升——随之引发更多的反对。到时美联储很可能加息,导致投资和增长疲软以及失业率上升。

特朗普已经表明了当自身谎言被揭穿或政策失败时会如何回应:他会加倍下注。

中国一再为特朗普脱离战场并宣布胜利提供台阶,但他拒绝接受。也许我们可以在他的三个其他特征中找到一些希望:他对外表而非实质的关注,他的不可预测性,以及他对“大人物”政治的热爱。

或许在某场与习近平主席的盛大会晤中,特朗普会宣布问题已经解决,对各项关税进行一些微小的调整同时中国摆出一些本已计划宣布的市场开放新姿态,最后皆大欢喜。

在这种情形下,特朗普将不完美地“解决”那个他所创造的问题。但是,在他愚蠢的贸易战后的世界已经不复当初:更加不确定,对国际法治的信心不足,边界管制也会更严。

特朗普已经永远地改变了世界,但是是朝着更糟的方向。即使实现了最好的结果,唯一的胜利者也只能是特朗普——他那超级膨胀的自我又增大了一点点。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200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最新报道

英欧就脱欧草案达协议
约翰逊呼吁内阁拒绝
【视频】从环保壁画
反思油棕工业
财困偏逢不善理财/南洋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