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交长过一趟柔新关卡/黄子

5·09大选前,土团党青年团长赛沙迪拍了一出感人深刻的短片,讲述到新加坡打工的马劳早出晚归不见天日的劳苦窘困,观之令人悲悽。国穷民苦,我国不穷,黑钱天天滚滚流出已逾兆,即见其富,但民却很苦。

亲戚住新山,每天清晨4时起身赶搭厂巴;晚上回家已是9时许10时,视塞车状况而定。一周6天在新山只见万家灯火,未看过太阳,薪水不高,只因换成令吉才有3000多。这大概是数以十万计披星戴月马劳的写照。

为什么上帝特别赐福的马来西亚人,数十百万必须如骆驼穿过针眼挤到新加坡打工?为什么除了地理位置优越的港口,什么都缺乏的新加坡需要大量人才,也能够招揽大量人才吸引大量劳工前去效力、入籍呢?说来杂杂,但李光耀的不分种族、公平竞争、唯才是用,和巫统、马哈迪主张的土著至上,扶助土著的政策则是至为关键。

大马培育的人才、劳工会持续被招揽或自动流向新加坡,马劳也会日日如潮水涌向彼岸,这不是2020或2025宏愿甚至不是更大更久的2050宏愿可以解决,其难犹如挟泰山以超北海。不过,数十万马劳通关的苦况,不正视不处理,那是为长折枝,是不为也,是漠视民瘼,是麻木不仁。

改善海关运作

早就听说马劳通关的苦况,6月中有事必须到新加坡一趟。选择星期一堵塞过后的早上10时搭巴士,两边通关的人龙仍然相当长,最困难的还是上巴士下巴士,以及在犹如旧时富都车站下底层闷热难耐,乌烟毒气弥漫不散。耗时与日前利亮时教授写他7月份过关的两个小时半,差不多。

回程时不敢再搭巴士,改乘火车,省时省力又快速。上星期天,再去一趟。原想搭火车,但车票告罄。下午3时已大塞,德士佬们借口下午已大塞,漫天开价,不愿被敲改搭巴士。结果从拉庆车站到兀兰关卡上巴士,接近4个小时。当时新山海关厅内不是人龙,是沙丁渔。兀兰关卡底层巴士候车站,其“封闭”闷热难挡,实在需要人道、人权考量地改善。

过去种种休提,恳请新交长陆兆福及各部官员能造福一下数十万每天或天天要通关的马劳。所有的疏解新柔交通计划都是费时旷日,像一座遥远的梅林,无法实质止渴。但大马海关运作可以改善,柜抬很多,却时常不全面开放。

新政府新希望

火车说是SHUTTLE,一点也不SHUTTLE。许多国家的火车繁忙时段是几分钟一趟,新柔的班次太少。如果不能全天候15分钟一趟,至少高峰期应发挥最高效率的15或20分钟一趟。车票正如铁道局的宣传EXTREMELY POPULAR,时常一票难求,叫人止步。铁轨已在那裡,不用白不用,不但班次可以增加,车厢也可增加,如此一来,每天不能载1万,3000、5000、7000人次,需求在那裡,为何不设法供应呢?为什么必须等到所谓的新柔捷运才能运载万人呢?

请陆部长微服出行,搭一趟巴士到新山、兀兰关卡,体验一次马劳的痛苦。然后再请希盟柔佛政府的要员一起再走一趟。

看看在新柔捷运等等落实之前,火车和巴士等等公交可以如何改善,让数十万为国家赚取外汇的马劳不必天天身陷地狱火湖煎熬的前奏曲。

新贵赛沙迪不能只是拍了短片,揭露前朝无能漠视民困,如今自己当官掌权,应为此在内阁为民请命。

前朝叫人失望和愤恕,新政府带来的新希望千万别叫人失望。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