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妄想一步登天/胡逸山博士

上周一篇有关在我国变天后,在教育改革方面对新政府一些期许的文章,看来还是引起一些回响,连一些外国友人都把刊出的文章传回给我看,有者甚至直接转帖在彼等的部落格上,好不热闹。我认为,这不只是读者们对我厚爱的表现,而是文章内容的一些潜议题可能不经意地拨动了许多读者的心弦,才有如此争相传看的“效果”。

其中一个潜议题可能也不难发现,即本地民众在经历了前朝超过半世纪(时间概念之所以这么笼统,是因为马来半岛独立于61年前,但马来西亚成立于55年前,所以要兼顾东西马的感受)的威权,甚至有时独裁统治而好不容易才变天,如参考在国际上相似的忽然民主化(我国还算好了,政权相对顺利过渡)的情况下,通常至少会有两种反应。

第一个反应即为更“大众化”的所谓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即如一些人长期被逼生活在饱受邪恶的、不道德的,甚至是非法的理念行为的环境里,久而久之,自己也会把这些负面的理念行为合理化,甚至“挺身而出”为彼等辩护,甚至斗争等。

因噎废食行径“冒进”

最著名的例子即为上世纪70年代时,美国一位富家女被一班激进分子绑架失踪多个月后,再浮现时竟然是与绑匪们一起打劫银行!而她也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服刑至前几年才出狱。

我不敢泛指在刚过去的大选里仍然继续踊跃投票给前朝腐败政权者皆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以免招来不必要的大事抨击。但与前朝狼狈为奸的一些种族极端分子所提出的一些概念,如全国只应设立一种国民学校,独尊一种语文,谓如此方能促进国民团结等的谬论,竟也获得许多可能也未必投票给前朝的有识之士们的赞同甚至推广,这又如何解释呢?

如果这种“必须有共同语文方能国民团结”的理论成立,那么加拿大、比利时、瑞士等多种语文并重的国家不就早已四崩五裂,溃不成国了吗?怎么人家反而都演进成举世人人向往移民的先进国呢?

另一个变天后民众心理可能出现的反应,则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完全相反,可谓得寸进尺,妄想一步登天。就像在一些天灾人祸长期发生饥馑的地区,有时国际援助机构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把粮食运到当地救济,当地民众饥饿多时,不但会来抢粮,有者抢到粮食后即赶快大吃特吃,深怕以后没得吃,结果向来一穷二白的肚子消化不了大量食物,竟然饱死,真是呜呼哀哉!

这就好像一些人认为换了新政府,本地马上就可民主化般,誓要新政府在所有课题、领域快速变革,如承认统考文凭等,否则就要与前朝余孽一起大力抨击新政府,不肯给新政府一些时间与精力来逐步纠正前朝最严重的一些弊病,以及应对仍然冥顽不灵的官僚系统。这种因噎废食的“冒进”行径,不知附和者有无认真思考,如果因此导致蠢蠢欲动、种族主义气焰冲天的前朝腐败政权复辟,那就不胜唏嘘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