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国中生/江振鸿

与独中有关的课题最近风头很劲,闹得风风火火。

前阵子教育部长表示,政府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事宜方面,必须从长计议考量两个课题,包括国语作为大马官方语文的地位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才能做出决定,不会仓促落实,引起了华社及华教人士的广泛讨论及争议。

接着数日后,教育部长所发表的独中没有拨款论,更是再次引起了华社及华教人士不少热议及争议。

而7月份最后一个周末的第二场“反对承认统考”集会,则再次让独中成了全国的新闻焦点。

首先,先自我介绍。我毕业自华小及在北马薄有名声的国民型华文中学,即槟城钟灵中学。

因此在私人情感上,华社及华教人士这些年来对独中的独爱及过分关怀,令我这个来自长期被华社及华教人士漠视,犹如华教弃婴的国民型华文中学的毕业生感到不是味道。

第二,只有少数的华小毕业生进入独中就读。其余大部分的华小毕业生都是进入国民型华文中学或国民中学升学就读。

因此在华社及华教人士要求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及独中制度化政府拨款的同时,我想请问尊贵的华教诸公们,国民中学的华文母语班是否都已被列入了正课?国民中学的华文母语班师资问题是否都已被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国民型华文中学是否都已获得了与国民中学一样数额的制度化拨款?国民型华文中学是否都已获得了制度化的增建(即根据相关社区的需求而不是政治上的谈判成果来增建),并由政府负责所有的建筑费?

如果答案是还没有的话,在符合多数人利益需求的精神下,以上这些问题难道不是华社及华教人士在好不容易政府改朝换代之后,应该优先要求新政府处理及解决的华教问题吗?

师资问题解决了?

第三,同样的,在华社及华教人士要求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及独中制度化政府拨款的同时,我也想请问尊贵的华教诸公们,身为独中学生来源地及我国华教之根本的华文小学,师资问题是否都已被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是否都已获得了与国民小学一样数额的制度化拨款?华小是否都已获得了制度化的增建(即根据相关社区的需求而不是政治上的谈判成果来增建),并由政府负责所有的建筑费?

如果答案也是还没有的话,为了华小这个我国华教之根本的发展,以上这些问题难道不是华社及华教人士在好不容易政府改朝换代之后,应该优先要求新政府处理及解决的华教问题吗?

最后,我这几十年来常常都听闻那种所谓政府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将让国家痛失人才云云,令我听到几乎反胃的陈腔滥调。

对我来说,这些都只是独中生想在国外寻求自身更好发展及生活的一个自私借口,因为董总既然常说独中统考文凭是获得世界各大主要大专的承认,所以以统考文凭进入这些在国外或国内大专就读的独中生们,毕业后如果有心留在大马帮忙建设这个国家,何愁不能在我国私人界众多的跨国或本地大型企业中获到一个大展拳脚的机会?

而独中统考文凭不获政府承认,独中生固然无法成为公务员,但现实一点,有多少父母尤其是华裔父母愿意花巨款教育费(包括独中每月并长达数年的学费),去栽培孩子成为一个薪金与私人界或国外相比而言较为微薄的公务员呢?

记得几年前,教育部为了解决华校尤其是华小华文师资问题,而开放师训华文组特别学额予有心献身教育的独中毕业生,却获得独中生们的冷待,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吧(与以不获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为由,而到新加坡或澳洲升学后并留在那边工作发展的薪金相比,一个华小教员的薪金算得了什么?)。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