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退休联想/黄子伦

回想起5·09那晚,选举结果迟迟未能获知,虽然已经想尽办法撑到官方成绩宣布但抵不过周公招手。到凌晨三四点,确认希盟政府获胜,而马哈迪医生接着就安排和国家元首会面…接下来的几天发生的事,我想许多人依然记忆犹新。虽然有道是权力和春药无异,但马哈迪那已93高龄的躯体却似乎有着源源不绝的能量,依然值得钦佩。也许,我们真的需要问自己应不应该这么早退休?

退休这个概念其实并不长,从现代工业发展后开始普及到今天,估计不到一百年,但却成了许多人一生的终极目标。虽然古人已有那种告老还乡,卸甲归田的写意生活(当事人是不是真写意就不得而知),但和今日相比,许多生活条件大不相同。就拿平均寿命来说好了,大概一个世纪前,人类平均寿命也不过是50岁左右,现在7、80岁已是常态。一些科学研究甚至指出,人类的躯体可以用到120岁左右。

当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就会面对一个残酷问题: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撑到生命最后一口气?

这种问题,一般来说有三种解答方式。第一种,就是靠国家养。许多国家政府,尤其是那些发达国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实行许多不同种类的退休金措施,马来西亚也不例外。不过,去年公积金局就表示有70%的会员在10年内就会把这一生的积蓄花完,而有68%即将迈入退休年龄的会员,其公积金账户存不到5万令吉。看来,靠政府供养也不是办法。

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

况且,通常社会老化都伴随着另一个问题——少子化。也就是说,未来不会有足够的年轻人缴足够的税来养足够多的老人。许多政府一方面拿不出解决方案,一方面又不敢得罪这群退休人士,只好压榨社会地位较为低微的年轻人,并非长久之计。

第二种就是靠子女供养。这也是很多国家的解决方式,尤其常见于亚洲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孝道到今时今日还会被反复提及,甚至有国家机关为之护航,就是为了维护整个社会的养老机制。不过这也隐含一个巨大挑战,就是需要让年轻人的收入成长得够快。

而事实是,许多国家已经过了高速成长的全盛时期,取而代之的是缓慢爬行。当经济成长无法加快,就没有么多鱼跃龙门的故事。况且,公司的高薪职位不但是少数,而且往往是由喜欢倚老卖老,说尽干话的老年人担任。这些辛酸,台湾年轻人最清楚。所以,此路不通。

第三种就是靠公司。不过这和靠政府供养没太大差别,许多公司因为自身难保,纷纷想办法转换公司内部的退休金机制和模拟算法,估计也是无法提供足够的资源。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记得以前看《绝代双骄》,女主角苏樱有一剂号称能治百病的“神药”,名为药到“命”除。意即吃下去,什么人都得死,人死了,自然就没有病了。古龙写的当然是玩笑话,不过,这当中所蕴含的釜底抽薪概念却也是颇为新颖。担心不够钱退休?那就索性放弃退休的念头,把“退休”二字,留给传销大会吧。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更有可能就是你我即将会面对的选项,也就是第四种方式。

最新报道

执政后不践诺
纳吉:希盟是伪君子
中国手机占印度53%
今年售价可涨20%
刘特佐借词孝敬
1.1亿美元转账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