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要“从内打破”/南洋社论

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依然众声喧哗,这边骂,那边嘘,希盟政府的领导却举棋未定。

其实,于大选前,政党领袖在此议题上都在操弄轮盘,开始时不下注,要等到轮盘快停,到了容易拿捏时,才抢着下注。

希盟虽然最终把持朝政,但因受到“挟巫蛊道”的政治邪说干扰,似乎还要等到事情差不多吵出了头绪,才会在适当时候做出“轮盘赌式的决策”。

今天,当我们追溯独中的起源及统考催生的过程,就可以理解:“鸡蛋,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成长”的奥妙。

董教总是于40多年前通过统一课程编纂,并于1975年起举办统一考试作为独中内部学术鉴定的考试,这项在国家教育体制外的考试,却遭到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敦马哈迪医生的狠批和激烈反对。

董教总却一直都试图从外部施压,以“实践基本人权”对抗单一源流教育的霸权,但,在此连场对抗中,华教先贤在这个“破碎与保全”之战也付出了代价,林连玉被褫夺公民权,严元章博士遭驱逐,林晃升在茅草行动中被关押。

反对统考一直是巫统的施政意志,今日领导希盟新政府的首相马哈迪,可能也会沿袭及贯彻这种反对统考的执政意志。

在这个“破碎与保全”之战,及充满煎熬的缠斗中,华教工作者能够做的,就是执著于建设,要继续将独中打造成最牛的实践型学校,扩大与全球各种层次的院校建立教学合作,增强全球的认可度,帮助更多独中生拓展更宽广的升学渠道。

在全球活跃多元的竞争体制下,我们正迎来打破一元化教育格局的第4次教育革命,因此,独中更须以超前的全新教学理念,强调教育的互动性与对话性,除了对专业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还须将各类学习都囊括其中,及拓展在线教育市场。

世界是平的,华教不必再有任何难民意识,一切要拿能力说话,只要持续为华教积蓄能量,为自己创造条件,从内打破,就能赢得成长与重生。

只要思路打开,就能摆脱政治对教育的挟持,紧接着,敦马就要选择要复制历史,或翻新历史。

假如马哈迪能以93岁的睿智,也能从内打破,不受苍蝇嗡嗡嘤嘤的杂声影响,并遵循历史进步的力量前进,他最终将留给后人一个永远的仰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