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衰败了美国(完结篇)
金融化挫折科技实力/潘兴才

美国国内基础设施长久失修,也无新建设,基础科学研究和开发与研究缺乏资金,新经济发展举步蹒跚等等致使美国因为科技实力衰落,而丧失竞争力的各种问题也都是为金融化的特性所决定的。

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借口禁止中国华为和中兴两家手机公司在美国出售手机,尤其是部署5G系统,以及阻止施行移动支付系统等举措,其实都是科技实力落后于中国的展现。

移动支付颠覆了现行票据清算系统原本需耍的最快一星期清算过账时间而变为即时过账。华尔街岂可忍受失去免息使用最少一星期结算资金?金融化正在变得越来越固步自封,不愿与时俱进,无颜步随中国互联网金融。“排斥变革、拒绝创新,会被历史淘汰”。

特朗普一年来施政作风或多或少也反映出金融化的特性:近功急利、贪婪无厌、冷酷无情及阴险邪恶。他对外漫天开价,落地还钱,咄咄逼人。America first 也就是美国第一或美国优先。老子天下第一。他已公开宣称,他已“再造美国伟大”,在来届中期选举时他的口号将是“保持美国伟大”。他似乎否认:金融化和全球化是一对双生兄弟,双双造成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就业机会大量减少,进而演变为社会贫富两极化。

越来越少的人口拥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财富,越来越多的人口拥有越来越少的国家财富。具有如此严竣的矛盾对立的社会,世界最大消费国如何能具有购买力?经济增长如何提升? 况且经济增长已越来越落后于利率之增长。经济增长之所得已完全不足以支付国债之利息。利率的不断调升压得高负债的家庭或个人喘不过气来,国民经济长期处于萎靡状态。

金融资本主义出路在哪?

特朗普没有对症下药,反而助长美国国势日益衰落?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在此,我想起明朝末代皇帝崇祯自尽前的话: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

因此,社会学家断言:现在美国社会距离爆发革命的日子已愈来愈近?作为债务不断增加和储蓄率日益降低的消费型经济体如何能起死回生,重振雄风?近乎无储蓄的经济如何能回到以制造业为基础的实体经济?除非有庞大的外国投资流入。当今世界唯独中国多金。可是特朗普却禁止中国的投资。而且正准备对高速全面崛起的中国发动贸易战。

另一方面,美国却欢迎中国增购其国债!

在国际“去美元化”运动方兴未艾并不断加强挤压下,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的经济的出路在哪里? 将往哪里去?发动对外战争?可是特朗普连一个2000多万人口的所谓流氓小国朝鲜也搞不定,反而被金正恩玩弄于股掌之上,被迫同意与他谈判。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特朗普的本色暴露无遗。

法国经济学泰斗皮卡提巨著《廿一世纪资本论》也说不出答案。 对美国来说,成也美元、败也美元。美元霸权最终衰败了美国。成功竟是失败之母。中国人所说的物极必反,就是此意。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不过,美国的衰败却印证了约3000年前姜太公所说的贫穷循环:贫贱生勤俭、勤俭生富贵、富贵生骄奢、骄奢生淫逸、淫逸生贫贱。

苏联瓦解后,美国经济已达到了骄奢或淫逸的顶盛周期。美国超霸的所有核心中的最重要的核心——美元霸权在不断加重的债务和利息的压迫下还能顶住多久?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已走到了末期——金融帝国资本主义。

末期的下一步,能不走回贫贱周期吗?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