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话真的不能说/许国伟

政治上,说话很重要。但是,有些时候,有些话,不说比说还好。

因为,政治上,政治领袖的话说,尽管他们说的是事实,可民众的观感却会有不同。

最近,几位行动党领袖的说话,似乎就应证了这说法。

例如,反对党领袖阿末扎希向财政部长提问向日本借贷问题,结果是由首相马哈迪回答。财长林冠英在回应这事时,说了一句:首相最大,他有这个权力。

当然,首相最大,这固然是事实,首相也有这个权力,这也是事实。但是,整句话由财政部长嘴里说出来,民众观感就不同了。

因为,问题是问财政部,结果是由首相答了。如果,财长在回应时,只是说明首相有权力代答,而且向日本借贷是首相访日时处理的,由首相回答是较适合的。那么,观感上就不同了。

所以,这一句“首相最大”,实在没有必要说。

因为,希盟各党不是在大选前后都说了吗,各党是平起平坐,而且是会制衡首相的权力。尽管首相在内阁里拥有最大的权力,但这不需要由一党党魁重申再三,什么都是首相最大,交由首相回应,由首相决定等等等。

因为,在观感上,这会形成“自我矮化”。

说实话如自我矮化

再来,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最近有不少课题缠身,由于他本身的话动没多设记者会,因此不少媒体都会追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教育部尤其是统考及独中的课题,结果张念群说,她一直被追问,但她无法代马智礼回答,因此把针对马智礼的问题拋给她,对她不公平。

事实上,张念群说的,也是实话,她确实无法代替别人说话。但是,这一句“不公平”,实在没有必要说。

从政者,尤其是当上议员及当了官,更是承载着人民的托付及期望。对小老百姓来说,政府就是政府,你是政府的一员,自然期许你能处理难题,也期许你能回答疑惑。

更何况,华教课题是过去行动党与马华不断交锋,而且也是行动党批评马华执行不力的。过去马华的教育部副部长,也没少过被行动党及媒体追问,但谁能吐出那如怨如慕的“不公平”?

更何况,小老百姓眼里,对于独中及统考课题的疑问,是问教育部长,也是问副部长,任何一人的回答,都是政府的态度,政府的回应。

所以,这一句“不公平”,固然是说出心声,说出实情,但在观感上,也是另一种程度的自我矮化了,难道副部长对教育课题不但没有决策权,连对政策及课题发表看法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只需感激何必道歉

再一个,就是行动党霹雳巴占区州议员黄文标,他对日前呼吁首相重新评估马智礼是否适合担任教长的言论,道歉了。

根据媒体报道,黄文标是因为有些希盟成员认为他的言论过火而感到不满,再加上他也看到教长过后指独中拨款会以发展开销行式拨给,因此他就道歉。

其实,他的这一句“道歉”,实在没有必要说。

如果,黄文标认为马智礼过后发表的,政府愿意给独中另种行式的拨款谈话,真的让他非常感动,他大可针对这一点赞扬马智礼。但是,马智礼没有完全回应他的独中拨款批评,而且更没有回应他提出的黑白鞋,电脑班课题,所以他又何必急着道歉?

再说,即使马智礼很好全面的回应了,他也只需感谢马智礼聆听民意。因为黄文标他本身是人民代议士,他本来就有职责为民请命,要求当官的正视及回应人民的声音。所以,他也只需说声谢谢,而不是道歉。

至于希盟成员的不满,那就更无需道歉了,因为希盟不是说平起平坐吗?怎么你行动党的州议员批评了土团党的部长,就惹来不满,然后需要道歉了?

这一句道歉,在小老百姓观感上,又是一个自我矮化了。

政治领袖说话,岂能不慎重啊?

最新报道

对联与双行诗
平民贵公子
自信白衬衫
中风12年的
康复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