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光辉,罗马的荣耀/黄子

改朝换代之前,人民最大的隐忧之一,就是大马将步上希腊破产的后尘。

敦马哈迪医生回锅立刻爆出国债1兆的噩讯;尽管算法与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有异,财长林冠英还是一再强调国债万亿,“以正视听”。

随后,一向都如公正党爆料王拉菲兹的林冠英,掌槟州十年爆个不停,犹如反对党的首席部长。当了财长,继续爆出令人心惊胆战前朝各项大型工程,每一数十百亿的项目,无不暴涨几倍的天价。如此可怕的黑箱一一打开,若不重新预算,十年八年之后,大马比马可斯时代的菲律宾更惨,沦为希腊,绝没问题。

诗人爱伦坡的名句“希腊的光辉,罗马的荣耀”,原为西方文明发源地的希腊早已暗澹无光,但为何竟沉沦为欧猪五国中最悲惨的国家呢?原因复杂,其中之一就是福利太多,兼且绝大多数人不必缴税纳粮。希腊讲究的是“诚信”,而这国王新衣的“诚信”是不可冒犯不可挑战的人权。公民怎么申报,政府只能照单全收。

应正视税收措施偏差

比如,有个旅游热点岛屿,岛上数万居民,差不多全部申报自己是瞎子。即是瞎子,有残障,就毋须交税。几万人都是瞎子,那瞎子们如何操作生意发达钞票滚滚的旅游业呢?另一例子,希腊公交如火车,都设售票机,但入站没有检票员、车上没有查票员。因此,国民或知情的游客,大多不会购票才登车,这些国营机关,尽是亏到贴地。大家享受福利,只有少数真正诚信者才履行国民义务和责任,如此国家,焉有不破产之理?

我们这个国家,长期以来,应交个人所得税的国民,只有少数的被强制缴交,少个“崩”或迟交都被严惩;而大多数应该缴交的,则因其宗教信仰,可以选择履行其宗教义务捐献宗教机构。目前1400万就业人口,仅15%缴交个人所得税,因此政府所得不多。

在消费税推行之际,马华的王赛之曾说这是较公平的税制,不分宗教种族肤色,一律平等,大家都要交税。此言不差,但遭炮轰。是的,消费税是众生平等,但那15%就业者不就缴了双重税,平等在哪?

数十年的偏差,是正视的时候了。

民主行动党的潘俭伟说,因为法律之故,而未扩大基础,向另10%的人收税。虽然国民收入不高,但应缴交个人所得税的,如果按照“上帝的归给上帝,凯撒的归给凯撒”的原则,政府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范围,肯定会更大。倘若早开早源,没有消费税说不定也行,或消费税只需三两巴仙即足矣。

最新报道

安华接班争朝夕/刘泰安
《鲸吞亿万》的刘特佐/许世平
要真民主,先选市长/胡逸山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