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殃及亚洲/叶得利

近期亚洲货币普遍处于疲软,主要是美联储对升息的立场坚定,美元稳健、中美贸易冲突促使亚洲贸易前景不乐观。

数据显示,美国申请失业金人数降至逾48年以来的新低点,美国就业市场稳健说明美元短期内依然会走强,上周美元指数曾触及一年以来的高位95.652。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准备对中国5000亿美元(2.03兆令吉)的进口商品征税,人民币的波动呈现了相对应的贬值趋势。对此,中国政府官方文告指出,不会利用人民币贬值来推动出口。

目前亚洲市场主要聚焦于人民币的走势,探索中国经济的市场信心如何。此前人民币创下2015年11月来最长的每周跌势。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周一报6.8131元,创2017年6月27日以来的新低。

数据也显示,其他亚洲货币的空仓水平也处于高位。例如,近期持续贬值的印尼盾,其空仓增至2015年10月以来的最高;而泰铢的空仓也升至2016年10月中旬以来最高;菲律宾披索的空仓水平也位居亚洲区域次高。

双输局面

同时,马币的空仓水平也升至1个月以来的最高。

中美贸易战导致了双输局面。例如,中国大豆加工商准备迎来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加征的高额关税。中国庞大的大豆压榨业正在为中美贸易战,付出高昂的代价。中国的大豆压榨业在全球范围来说最大。

由于猪肉价格下跌,导致中国动物饲料的需求下降,目前已有至少20家的中国大豆压榨厂减产或停产。相对的是,由于全球粮食过剩,美国农户收入连续四年下降,失去中国市场也是大考验。

新兴市场正面对增长放缓危机。目前掌管6兆美元(24.36兆令吉)资产、全球最大资产管理集团的贝莱德,其全球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就表示,其近几个月将在投资组合中的一项对新兴市场的大笔投资将减半。

该集团认为美元的波动率将上升,美元将可能持续走高,因此减少持有新兴市场资产为减少风险暴露。

截至今年6月底,该集团全球固定收益的357亿美元(1449.42亿令吉)基金的新兴市场资产所占比例,已从今年2月份的17%降至7%。

新兴偿债压力重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全球贸易紧情张势升级、美国利率和债券收益率走升、美元走强以及资本外流增加等因素,都对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带来极大压力。

一般来说,新兴市场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依靠利息调整来控制一国的货币流动和通货膨胀。

但是,有时候升降利息也会有失策的时候,例如阿根廷的失策导致经济衰退和失业率升高,进而货币贬值至低谷。土耳其也面临同样处境。

如今在美国升息,全球金融环境收紧,新兴市场的政府及企业早几年前大举借入美元资金,因此偿债压力正在加重。

数据显示今年至今,阿根廷披索、土耳其里拉及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汇率,分别贬值达30%、20%及10%。

而俄罗斯卢布、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以及人民币的跌幅,都处在5至8%之间,而墨西哥披索则升值约5%。

对于此时是否应该对新兴市场货币抄底,这或许值得投资者们细探。

最新报道

全球大学就业力排位
马大退至149名
疑不满没接电话
恶男揪伴轮奸女友
控《中国报》与《太阳报》诽谤
马大医药中心败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