摈弃国阵腐败思维/东之盈

教育部长在回答国会议员魏家祥有关拨款给独中的问题时,表示教育部没有为独中准备拨款,因为独中并不在国家教育体制之下。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指责教育部长在国会回答魏家祥博士提问时所给的答复,是国阵时代的思维标准答案。

国阵在国会回答有关华教问题时,深信是根据公务员所提供的资讯来回答国会议员所提出的问题。即使回答的副部长是印裔部长,所给的答案都是因为华教没有在政府的拨款预算中,因此可以说国阵时代思维,其实就是小拿破仑的思维,部长就是靠这些公务员准备的答案作为回答国会议员的提问。

纠正公务员陈旧思维

国阵的思维不仅是由公务员来决定应该给的答案,就是希盟政府上台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都感受到公务员权力大过副部长,甚至可以影响部长的决定。张副部长表示这些公务员非常保守,对于既有的政策坚持政府的立场,没有理会新任副部长的看法。虽然改朝换代了,这些公务员依然根据既有的法令来看待教育问题,因此新上台的希盟领袖就应该纠正这些陈旧思维,彻底换上希盟的新思维。

除了受到公务员的左右外,国阵的思维是比较注重推崇马来人主义,一切都以种族作为出发点。敦马哈迪在位22年,也是根据这个思维来处理国家政策,因此才会被标签为独裁及种族主义者。敦马哈迪医生第二次任相,他摈弃了国阵旧有的思维,采纳了希盟捍卫公平及平等政策作为新政的理念,完全改变了希盟施政的方针。这种超越种族主义的思维如果真正被推崇,那么各族人民就能享受自由公平的待遇。

当经济部长阿兹敏表示将检讨新经济政策,并改变政策的模式,以扶持各族贫穷人民作为出发点。阿兹敏的政治理念如果获得希盟领袖的赞同,不分种族给予援助,在思维上已突破了国阵的旧框框。国阵虽然获得了失败的教训,但却没有脱离种族政治的枷锁,从前首相纳吉指责阿兹敏勿为改变而改变看来,国阵领袖依然停留在种族狭隘的思维,还不能改过自新。

国阵时代拥护原本已是家财万贯的马来大财主,使马来社会的贫富悬殊更加扩大,于是富者更富,穷者更穷。国家经济蛋糕未能扩大,于是变成富有的华人财富被一些人所攫夺,产生了不平衡的现象。希盟政府在重组国家经济,并公平对待各族商人,必定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充满竞争及活力,国阵对处理国家财富方面太过偏袒一个种族,使到许多经商的华裔富商深表愤懑,纷纷把资金移往国外。当希盟政府致力推崇公平及平等的概念,就获得一呼百应,促成了改朝换代的局面。

国阵治国模式较专制

巫统一党独大,其他成员党仅是附属政党,没有决策权,这是有异于希盟政府的结构。希盟政府4党拥有同样的权力,可以互相制衡,但许多政策也须交由首相来决定。国阵的治国模式比较专制,这也是马华民政国大党、及人联党的致命伤。现任的反对党国阵已失去以往的威风,巫统已不能继续呼风唤雨,对成员党呼呼喝喝。在希盟政府的结构,由希盟的各党组成的六人最高领导层,拥有发言及决策权,比国阵的巫统专制好得很多。

如今是国阵反躬自省的时刻,巫统必须与其他成员党平起平坐,才能与希盟的组织结构媲美。

希盟政府为塑造全新的马来西亚而努力,新政府致力摈弃国阵时期侵犯人权的行径和法律,唾弃种族主义,并给予各族平等的待遇,已显示希盟政府的民主。人民对希盟政府推行积极的价值观感到有信心,这是巫统必须学习的治国道理。说是国阵的思维,倒不如说是巫统的思维,巫统的极端思维毁灭了国阵,巫统的贪婪思维也是毁灭了国阵,但是看来巫统还没有体会到希盟政府的治国精髓,或者他们还沉醉在甜密的美梦中。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