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万黑鞋要价2.1亿/陈金阙

新政府成立之后,除了努力揭露前朝的弊端之外,另一个特点是许多政策急转弯,让民间无所适从。上周我们的教育部长一时兴起,宣布学生的校鞋由白转黑,引起市场一阵哗然,虽然过后教育部急转弯,宣布有缓冲期,不过这已让商家、校方和家长深感不便/不安。

个人觉得新政府办事有欠周详的策划,往往嘴巴说的快过行动,之后发觉不对时,已经引来诸多不便。这校鞋一个小小的事情,却引起轩然大波,便是最佳案例。虽然此事后来显得政府听从民意,从善如流,但是如果先听取民意,斟酌后再下决定,宣布政策,难道不是更好吗?

政策推出前先咨询民意

一叶知秋,我们也希望新政府在实行新的经济政策时,先听取民意,才做出宣布,而不是恰好相反。老实讲,当初白鞋变黑鞋的消息出街时,先不说赞成的和反对的都可以写成一篇几万字的博士论文,在我的脑海里立时闪现的是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那么,不过黑鞋白鞋,穿得舒适的就是好鞋。不过,我倒觉得,白鞋脏了,自然要洗干净;黑鞋难道不会脏吗?脏了是否可以敷衍塞责的不要洗或随便洗?所以:“黑鞋也好,白鞋也罢,脏了的鞋还是要洗干净”。

之后我从新闻里才读到,一双鞋如果卖30令吉,700万学生穿的鞋原来是2.1亿令吉的生意;部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原来触动的是几亿令吉的市场,有商家可能因此倾家荡产,要转行去街巷抓老鼠来和市政府领赏了呢!

同样的,把事情放去经济那一块,结果是一样的。在这百日施政期间,许多工程一时说要废除,一时说是耽搁,一时说是修改,同时新政府和前朝的说法大有出入,其实颇叫老百姓无所适从。不过,如果某个工程真是无限期展延了,当初标到这项工程的公司或者在里边工作的工人可惨了。停工,意味着必须做出拨备或注销;而靠它吃饭的工人,工作也丢了。

这可不像政府部门,关了一个部门可以调到另一个部门,还是有工作。懊恼的是如果停工了再开工,负责工程的可能是新的公司,来做工的可能也是新的工人,所有计划都必须另做改变了。最好笑的是工程款项缩减,理由却是怪前朝挥霍或者是“找到”新的撙节方法,令有是识之士啼笑皆非,到底是前朝太笨还是人民太笨,到底是之前负责的旧部太不认真还是现在负责的新人有过人之明?

诚如我之前所言,投资最担心的是变化,尤其是随便变,因为这让我们无法准确的测试风险。事实上,政策的改变,也是投资的一种风险。唯有真正关心民间的政府,才会慎重考虑,多方咨询意见后推出政策,不让民间困苦继续。几亿令吉的校鞋,乃至各源流学校的拨款,这个教育部长似乎不大了解民心,随兴碰撞各方的神经,和财政部近来的动作大有相似。也许,这是未来新政府的办事方式,小市民要自求多福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