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鞋白鞋以外的问题/章龙炎

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前些时候在一家马来文报章举行的讲座《新马来西亚与国家教育》。两个多小时的活动,谈了不少东西,但是最引起瞩目的是有关政府学校的学生明年开始要穿黑鞋的建议。

我听了,第一个反应是:大事做不了,做小事。第二个反应,穿白鞋的用意是要从小训练孩子懂得注重干净与纪律(我知道,现在很多小学生不是我们时代的小学生,有人代洗),至少要让小小学生穿白鞋。第三,老天,商家怎么办?在宣布之前,有没有与商家讨论过,以让商家有个缓冲期,不至于血本无归。

第四,改变鞋子的颜色,对孩子学习有什么正面影响。有的天才说,不洗鞋可让孩子更多时间学习。我的问题是:每个星期自己动手洗鞋,需要花多长的时间?要节省学生时间,那不让孩子或者减少孩子接触智能手机更实际吗?第五,黑鞋子不那么容易脏,只是表面,难道我们让小孩从小学习“眼不见为净”?

也许,政治人物少在教育课题上胡乱发言,是“教育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好像有政治人物无需足够的数据,可以“大胆判断”说马智礼是我国历史山最称职的教长,教过去教育部长包括马哈迪、安华和慕尤丁情何以堪!现在小孩接触各种讯息,很精明。要是他们对诸如“承诺不是圣经,只是指南”这样的话举一反三的话,那他们在学校上的道德教育和宗教课,都要付诸东流了!

心血来潮发表个人看法

你可以说这个白鞋换白鞋,本来就是小事一件,是媒体不对把它放大失焦,不突出更加重要的点,例如减轻书包的重量、增加人文科目等。这我在某种程度上同意,但是教长提出这个建议,加一句说他是听到一些家长的意见才提出的。这证明与“教育改革”无关。

要是教长说明年开始,学生特别是中学生可选择穿黑鞋也可穿白鞋,甚至其他颜色的鞋子,我看更多人会赞成,也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此举可让家长多一个选择,而不是让家长没有其它选择。这难道不是不少人对“新马来西亚”的期望吗?

从教长的“失误”,我们也可发现一个大问题:很多东西没有在内阁讨论或者在建议阶段,有些部长或副部长却向外公布,有的却心血来潮发表自己个人的看法,试图此来证明他们有权、有做事,但是往往引起反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后继还会有更多。黑鞋白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我们老百姓,一般不会了解政府决策和部长/副部长个人意见的差别。教长下令白鞋换黑鞋,可以马上转为政策(即便是“心血来潮”的宣布);副教育部长随性讲的话,是另外一码事。如果没有atas特别授权或者芝麻绿豆小事的宣布,我们还是听听就好。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