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考文凭前路弯弯?/李慧易

不管前朝或现今的执政党面对独中统考文凭都未能“洒脱”处理掉,一直都是执政党的烫手山芋。不管是三个月前抑或三个月后的今天,统考文凭一直离不开政治。

也许,许多人都这么认为,以为摆脱了马华一里路的笑话之后,一切都柳暗花明,独中统考文凭可以铁树开花。殊不知,政治往往是意料之外,如果执政党内成员多一点默契,也许就不会那么的尴尬了。

一直都觉得张念群是老实不骗人,她曾经也这么说承认统考文凭路上不孤单。但是近日来,她亦说,虽然她希望独中统考文凭能在今年内获得政府承认,但她无法给予承诺,因为她不是决策者,必须交由内阁 …

再来,最老实之人就是教育部长马智礼了,他说,基于独中不属于国家教育体系中的教育机构,因此教育部没有准备拨款给独中。

换了场域换了位置

政治总是能够让人换了场域、换了位置,就可以理直气壮。为此,作为在野党的马华公会如今可以脸不改色的质问当今政府,“统考文凭是否可以在一里路前完成?”

独中统考文凭路漫长,为此,前副教育部长张盛闻就说了,不妨清楚说明承认统考文凭的时间表,直接了当表态支持副教长张念群,在今年内承认统考的目标。

张盛闻过去太委屈,被揶揄说他无法走完一里路,而这一次真的要来个“回马呛”了。他指出,从过去国阵(执政)时期,1974年至1978年是由敦马哈迪担任教育部长、1981年至2003担任首相;1986年至1990年的教育部长是安华;2009年至2015年是幕尤丁。若是仍要怪罪前朝的话,倒不如与这3名前教育部长一同纠正过去的错误,要求他们支持在今年底承认统考,这样会比责怪前朝更有建设性。”

事到如今,现在的情况是列出了选举宣言第二项来谈,“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制度化拨款各源流学校包括华小与独中。”如此一来,说明了什么?宣言不能作为国家政策,在国家利益当前,提出利益之人,其实最早期就是造成利益冲突之人,因此,到最后不是被发现,而是一直都存在的核心问题,就是统考不被纳入国家教育体系内。

马教长其实没有错,他真的是老实过人,比任何人都老实,一个没有把宣言看成是谎言的人,而他只不过是老实在在的告诉我们独中统考真的没那么简单呀!

最新报道

方便狮城人越堤消费
大马商家接受Nets付款
王建民:韩日新紧随在后
注资大马66亿 中国最多
私会党血染华小义卖会案
8嫌犯被控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