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衰败了美国(第6篇)/潘兴才

金融化的狭义是:金融领域的不断增长的规模和营利性是以牺牲经济其他领域和它的回酬和规则的不受监管或放任自由为代价的。这是一只出笼的饿虎。

1987 年华尔街的营利只占所有企业营利的10%,及至2003年则高涨至40%,但提供的职位只占5%。为了向全球输出美元信贷,金融领域全力鼓励并融资制造业出走,亦即推行全球化或建立比较优势的国际分工产业链而最后主宰了经济,致使实体经济空心化。美元也就此占据着国际分工产业链的顶端而独霸天下。

代表金融化的华尔街严守银行业行规:不作长期或固定资产的投资,以影响它们的流动资产比率。换言之,凡是回酬率低、资本回收期长、资产兑现性低劣等的项目、计划或资产,它们都不予以融资或信贷。它们反而总是往往加以收购并将其资产拆分,然后予证券化为金融产品推入国内外资本市场,以赚取短期的暴利。

它们专搞钱生钱的生意。钱是流动中的信息。在互联网时代它们雇用越来越少的员工,营利越则赚越越多,并且向越来越少的人数集中。

据波斯顿咨询集团报告,今天超过800万家庭拥有100万或以上的金融资产,不包括住家屋和奢侈物品在内。在2010年至2015年百万富豪的人数跃升至 240万名。及至2020 年另外再增加310 万名。

贫富两极化有多严峻?

百万富豪的增加速度为每天平均1700名,但是无法享用融资便利的中下层人口却日益膨胀,当中中产皆级几乎完全消失。经济金融化造成贫富差距越来越尖锐化。

据密芝根大学历史学教授庄·科莱(Juan Cole)估计,目前一名美国亿万富豪的身家/财产几乎相等于5000万名底层美国人。顶层1%美国人从艾森威尔政府时期持有私人财富的25%增加如今的38%。美国的政客并不代表人民,除了绝对的少数外,他们是代表这个1%的霸级富豪。

一般研究机构的结论则是:今天10%最富裕的美国人拥有国家财富的75%, 是自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首见的贫富差距最严峻的。

究其原因,不外是:金融化催生全球化,迫使制造业依照比较优势国际分工办法外包给外国,造成制造业工厂成片关闭,工人大量失业。结果,失业率高企,工资长期停滞。2018 年 3 月 22 日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入口产品征税时透露,自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有6万家工厂关闭而消失,另外最少有600万(劳工署普仑查统计为470 万)个职位也跟着消失。工厂的消失有多严峻!实体经济空心化的速度在过去十多年内有多快速。

据美国劳工部普查统计,制造业职位数目在2018年2月份全国就业人数总额中只占8.5%。特朗普把经济金融化导致的实体经济空心化归咎或推诿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结果,但没有说明有多少家工厂迁移至中国。之前他曾称支持中国加入WTO是一场大灾难。他不敢责怪将经济金融化的真凶一一华尔街, 亦即他的老板。睁眼讲瞎话。

据世界银行报告,现在服务业在美国GDP中的比例已高达79%,其中超过50%为金融业。在互联网时代它将提供越来越少的职位,例如网购企业亚马逊的崛起造成数以千计的实体超市关闭, 大量员工失业。

美国劳工署统计则显示:今天在所有打工的美国人中约86%受雇于服务行业,1942年只有56%,及至1992年则增加至63%。在制造业方面,职位的占比率则从1943年的39%下降至今天的8.5%。由此可见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程度。特朗普能否在任期内将金融化(虚拟)的经济扭转为实体经济?再造美国的伟大?

有识之士心知肚明。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