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提早复出接班?/谢诗坚

当马哈迪以93岁高龄再次拜相时,国内外人士都抱着好奇的眼光而无法了解已经是很高龄的前首相为什么要重出江湖?

既然马哈迪在2018年5月9日的投票日领导希盟赢得大选,他就名正言顺成为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是以比他年轻20余岁的安华来接班也显得合乎情理。但什么时候才是接班的好时机?而安华为何又宣布提早重入政坛?有些耐人寻味。

安华是在1981年加入巫统,虽然马哈迪认为他走得太快,但因为他的才华锋芒毕露,对巫统十分有用。不到一年安华就升为部长,马哈迪也支持他角逐巫青团长而胜出。

不幸的,在1993年之后(即便安华已当选党署理主席兼副首相),马哈迪接到时任警察长的报告,指安华涉及不正当性行为。

“我没有建议警方采取任何行动,直到1998年出现确凿的证据,我无法不采取行动。”

这个大刀阔斧的行动使安华失去党官职,结果掀起了马哈迪与安华陷入了近20年的斗争。由于安华的不屈服,他被判坐牢而被巫统排斥在门外。马哈迪毫不容情采取一些可能的措施,企图让安华永不翻身。但安华的反弹显示了他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势不两立决心。

“鸡奸罪”改变命运

另一方面,安华阵营的人指责马哈迪的手段是政治迫害;但官方的回应是一切按法律行事,不存在政治迫害。1999年,马哈迪干脆委任阿都拉出任副首相,让安华死了东山再起这个念头。

可是马哈迪经过1999年大选的打击(马来选民转向支持伊斯兰党),其声望也逐渐下降,他甚至被澳洲前总理基廷形容为“冥顽不灵”的人。

2003年马哈迪卸职,阿都拉被扶正成为第六任首相。这个原本属于安华的椅子就因为“鸡奸罪”改变了安华的命运。

即便安华在2004年8月上诉得直,提早释放,也没有人认为他会“咸鱼翻身”,因为在这一年的大选,国阵几近全胜。

讵料在2008年大选,安华扭转乾坤,他成为反对党阵营组成“人民联盟”的共主;更在同年8月参加峇东埔国席补选胜出而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在灿烂阳光照耀下,到了纳吉时代,安华突然又被告“第二宗鸡奸案”,顿使安华政途再蒙上阴影。

在当时,马哈迪还是认为他不能原谅安华在全世界妖魔化他。因此他的回忆录的结论是:革除安华绝对不是一项错误。

与敦马一笑泯恩怨

但安华还是不信邪,信心满满地要迎接2013年的迈入布城改朝换代的大选。结果又是一场空。随之而来的就是安华“第二度鸡奸案”也导致他在2015年下狱5年。若按正当程序安华即使因表现良好,可在2018年7月出狱,但他还是被限制五年内不得从政。直到2023年才能参选。那时的安华已经是76岁,能否再领军变天,也没有人知道。

同样的,此时对纳吉充满敌意的马哈迪也陷入不能扳倒纳吉政权的痛苦。最终在审时度势下马哈迪选择与安华合作,于是马安两人于2016年在法庭的供证会上,特地与安华握手一笑泯恩怨。这是两人于1998年分裂后第一次会晤,前后已相隔18年。

马哈迪也坦言,安华原先不接受他加盟“希盟”,也不同意由他领军,但考虑到要争取更多的马来人打倒纳吉,不得不与马哈迪结盟。对行动党和诚信党来说,也是一桩美事,因为它们需要一位有魅力的人来领军。这个人除马哈迪外,别无他选。

此外,安华也考虑到若坚持不接纳马哈迪,他本身受限制的条件就难以解开。因此这四个各有议程的政党也合在一起了(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是在2017年成立,而在2018年初被确定为四党联盟,由马哈迪牵头)。

希盟执政问题浮现

果然这一次希盟的估算完全正确,但在马哈迪重新上台后,希盟的问题也跟着浮现;尤其是在官职分配上,似乎按党分职,也有一定的争议。再加上马哈迪操控的外交政策也有所不同,主要反映在亲日(向东学习)及“防华”策略上(主要涉及怀疑中国公司的资助有资金流入为一马公司还债)。此外有些问题已浮上台面,安华非得插手不可,包括四党将来由谁领头,它们之间会否争取巫统的议员?东马的问题又如何解决?

在政局不断变化下,安华宣布要在9月出掌公正党,且有意重返政坛,就是担心他将失掉掌控权力。

最新报道

公正党党选乱象
吉成绩作废 槟保留结果
财政部撤回分摊政策
100%负责人头税,雇主太沉重
贸长:无国家能幸免
东盟须团结抗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