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机场:支持廉航发展
“12年奖掖3.76亿”

(吉隆坡25日讯)近期,亚航指大马机场强迫该公司转至机场税较高的亚庇国际机场第一终站,寻求沙巴政府支持重回第二终站,引起大马机场不满亚航“强迫论”,一来一往反驳对方言论。

拉惹阿兹米

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股)指出,过去12年来积极支持廉价航空业者发展,更独家提供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数项奖掖,亚航从中获利高达3亿7600万令吉。

今日,大马机场再发出文告,指该集团这些年来积极跟随廉航崛起的脚步,自2002年来推介专属廉航的奖掖,其中有两项是独家颁给亚航,分别是2002至2007年的“初期支援计划”,以及2007至2009年的“进阶奖掖计划”。

此外,该集团也进行了另3项奖掖,包括在2009至2011年帮助航空业者从全球金融风暴中恢复元气的“航空复苏计划”,以及在2012至2017年期间执行的“航空奖掖计划1”和“航空奖掖计划2”。

“亚航从这些奖掖计划中获得3亿7600万令吉。政府在7月以前,也特别为旧的廉航终站(LCCT)和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提供较低的机场税。”

大马机场代总执行长拉惹阿兹米在文告中指出,亚航在推动廉航市场增长时,政府和大马机场也全力支持惠及全民的廉航服务,这也有助将航空需求带上另一层次的增长水平。

大马机场也特别集团,当初投资3亿6000万令吉打造和扩展廉航终站,但这只是满足亚航立即需求的暂时性方案,klia2是能支撑廉航需求更全面发展的“终极体现”。

“廉航如今也提供豪华平躺座位、机内娱乐和无线网络等高质服务,机场的设计和容纳能力也必须持久,并符合多变的航空商业模式,以确保长期增长,和有效满足所有人的需求。klia2就是依次为设计。”

东尼:没独厚亚航

“所得比付出少”

对于大马机场的声明,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下午一连发表了好几则推文,指这些奖掖并没有独厚亚航。

“大马机场的文告让亚航有很好的机会,回应亚庇和奖掖的课题,还有廉航业缺乏支持,以及对大马经济造成的数十亿元经济。”

“这些奖掖是提供给所有航空公司,不止是亚航。我们为大马机场创造了庞大的业务,但相对来说,我们获得的支持很少。”

他说,如果大马机场和最大的客户,也就是亚航合作,双方能够做得更多,创建更多就业机会。

航委会应管制

同时,东尼也形容大马机场在垄断市场,而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应该要加以管制,也希望未来后者能这么做。

“只要有好的机场支持,山打根、诗巫、斗湖、槟城、马六甲和古晋,都拥有巨大潜能。”

东尼

游客减少无关亚庇第二终站

亚航晚间也发布文告指出,大马机场将亚庇国际机场搭客流量在2014和2015年下跌,归咎于第二终站,是不对的,实则是当时沙巴一系列绑架事件,导致中国游客减少。

“旅游部长和马来西亚旅游同业协会(MATTA),都将到访亚庇的中国游客数量降低,归咎于当时的绑架涉及中国人。这和第二终站没有关系。”

事实上,自亚航于亚庇启动营运以来,航线从两条扩展至当前的16条,其中还有6条是独家航线。搭客流量自2001年每年增加25%。

而且,亚航也极力降低了往返亚庇和半岛的机票价,并增加了二线城市的直飞服务。

“大马机场不应再挑选有利于自身的数据,而是成为亚航诚实的伙伴,合作为沙巴带来最大的利益。”

亚庇国际机场第二终站装修后构想图。

愿承担第二终站装修费

亚航预计未来10年,在亚庇的机队规模可从当前的8架,扩张至45架,并包含10架空中巴士A330,是当前机位容量的逾三倍。

同时,可提供直飞中国北部、韩国、日本、澳洲和印度,带来1800万人次的搭客流量。

“不过,如果我们继续受第一终站的高成本限制,这目标难以达成。”

亚航也点出,沙巴政府正计划在数年内兴建新的机场,该集团希望当中能包含廉航终站。

同时,第二终站可重新开放给廉航使用,第一终站则供全服务航空公司采用。

亚航愿意承担装修第二终站的成本,不会造成大马机场和州政府的负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