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非解除种族藩篱钥匙/东之盈

我国人民的团结被政治人物质疑,他们都认为华文教育就是破坏人民团结的障碍,但往往华教仅是政治人物利用来互相攻讦的工具,是一种政治争夺战的牺牲品。

真正造成国人不团结的原因是政治人物不断利用教育课题来分裂人民,就是他们的政治伎俩把华教的课题变成政治化,成为阻碍国人团结的工具。那些政治人物来自同一个源流的学校,但却分裂成为五个政党的成员,这叫着各为其主,百花齐放,根本与教育无关。

因此,语文绝对是不能成为团结人民的钥匙,只要政治人物具有互相攻讦的成分,即使来自同一个语文体系的族群也会勾心斗角,纷争绝对不会停歇。

统考问题还未了结

人民的分裂从政治开始,马来人从支持巫统,到支持伊斯兰党,甚至土著团结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及民主行动党,不仅是四分五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华人则以支持行动党、马华及民政党为主,也在争论着那一个政党比较维护华文教育,结果一个61年了,统考还未了结,上台100天要届满了,统考问题始终在考虑着、批准中。统考问题成了凝聚华人的重要课题,但却变成马来政党玩弄的课题。

许多来自同语文体系的种族,都没有因为应用同样的语文而显得更加团结,因此语文成为团结各种族的目标虽是神圣,但却是很难达致的。国语是大马人民共同应用的语文,多数马来西亚人都会讲国语,甚至国语的造诣还比马来人强。国语作为各族互相沟通的语言是不成问题的,华人与马来人交谈都是应用国语,与印度人交谈可能用国语或英语,其他外劳与华人都可以应用国语,可见国语使用率相当高,是可以让国人融合在一起的有效工具。

根据董教总的统计,在华小念书的非华裔占有大概15%,这些非华裔包括马来人、印度人、暹罗籍人及砂拉越及沙巴土著,会使用华语的人口越来越多,华语已不仅是华人的语言。如今还有许多由马拉学院派到北京学习华语的马来人会讲华语,甚至各部门长官都在学习华语,以便能够促进沟通现象。有些政治人物时常大秀华语,以取得选民的垂青。有些政治人物甚至把孩子送到华校就读,可是在政治上却抨击承认统考,可见言行不一。

虽然语言可以促进国人的思想融合,但却会因为政治思维的不同而产生争端。以国语互相沟通的马来人最分裂,以华语互相沟通的华人也分裂,以淡米尔语互相沟通的印度人也是分裂。因此任何政党想利用语文来团结人民,都会功败垂成。5·09政党替换,之前被华人认为是“极端分子”的敦马哈迪医生,因为一个课题而团结了各族人民,并完成了改朝换代的使命。敦马与希盟能够成功促成政治使命,并不是因为语文的关系,而最重要的是肃贪成为团结全民的共同课题。因此,任何朝代的替换,虽然来自不同的政党,但却能够异中求同,完成神圣的任务。

希盟获得人民共同拥护,人民对政府能够推动公平的国家政策表示有信心。这个号召力才是年轻人对政府的期望,而前朝政府就因为沉醉于追求个人的欲望,让人民深表反感,于是群起抗议。希盟政府正努力朝向廉政迈进,这是各族人民非常盼望及期待的,如果政府秉承这种正确思想迈进,就能让国人受惠无穷。但有些政治人物是不会让希盟政府那么轻易就解决了各族的隔阂,必定挑起种族敏感问题来破坏团结,尤其是教育问题,而人民都希望希盟政府不会让这些极端分子得逞,与他们一起共舞,使语文继续成为政治课题,那就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期望。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