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前经理黄政贵命案
死者姐姐要讨回侄儿抚养权

黄惠芳及邓惟浰通过林立迎(左)召开记者会,要求还已逝的弟弟和家人公道。

(吉隆坡20日讯)汇丰银行诗巫区分行前经理黄政贵命案,死者姐姐黄惠芳提出诉求,要求司法还死者和家属公道。

她说,命案被告(黄政贵妻子)去年经被判死刑,目前上诉中,但侄儿(死者儿子)在命案发生后,就被被告家人从诗巫带去古晋至今。

她说,侄儿从出生到案发时,一直以来都是由她们照顾,但法庭宣判侄儿的抚养权由被告和家人负责,他们每周只能有两小时的探望时间。

黄惠芳今午通过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提出上述诉求;谈到侄儿的抚养权时情绪激动,愤怒之余也泪洒当场。

她说,被告去年被判刑,孩子抚养权也将重新分配;被告家人却于今年3月向他们发出律师信,追讨孩子从出生至今的抚养费8万令吉,以及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1000令吉。

她说,弟弟被杀害了他们还没讨回公道,反被追讨孩子抚养费,对方也谎称孩子从出生起便由他们照顾。

死者孩子判给涉案母亲抚养

黄惠芳代表律师邓惟浰说,死者黄政贵的孩子目睹命案发生,却在案发后被法庭宣判由涉案的母亲抚养。

她说,孩子母亲证实是涉案者之一,法庭却把孩子留在她身边让家人照顾,长达6年的审讯过程中没通过正确方式向案发时唯一证人,即死者孩子录取口供,这不合逻辑且显示审讯过程不公。

她说,法庭没有在命案发生后采取保护证人的行动,反而把证人推向被告那一方,案件也拖延6年才有判决。

她认为,法庭应优先裁决孩子的抚养权,而非等到命案审结才来处理,这对命案审讯造成利益冲突情况,也没有保障到证人的安全。

她表示,由于死者生前曾透露必争取孩子抚养权,所以其家人无论如何也要完成死者遗愿,把孩子接回来抚养长大,并促请政府、警方、司法重新检视现有的儿童保护法令。

曾在诗巫某家银行服务的林咸慈,被控于2012年6月14日凌晨1时30分,与另一名尚在潜逃的男子张晋源在乌鲁双溪美拉第33A巷住家,唆使一名男子林和银(事后在误杀罪名下被判监16年)潜入屋内谋杀当时31岁的丈夫黄政贵,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唆使)及第 302条文(谋杀),同时也与刑事法典第34条文同读,一旦罪成,唯一刑罚是绞刑至死。

当年警方在案发后曾扣留咸慈、晋源及多名嫌犯,前两人过后获释,但一步出法庭就被警方重新逮捕,过后被控教唆和误杀罪名,但两人皆不认罪。

控方过后向法庭申请将两被告的控状从“教唆误杀”修改为“教唆谋杀”,但法官不允修改,被告再次获释。

控方最终上诉得直,上诉庭三司谕令两名被告重返高庭面对教唆谋杀控状,并在刑事法典第 109(教唆)条文下面控,同读于相同法令第302(谋杀)条文,不料晋源缺庭,法庭遂发出通缉令追捕他,但他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