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凯利与“后门”镇东/李慧易

最近国会特别热闹,一开始就各种戏码上演,最引人关注的当然是巫统“最中庸之士”凯利。国会开场,除了元首的那一番“请坐下,别跑掉”令人会心一笑,接下来最有戏,当然是我们的凯利。

是的,凯利在反对党议员们群走的当下,他一个人独自留下在国会里,他并没有随之离开,反而回头一望,全都跑掉了。这个画面只能说“都走了吗?我并不在乎……..”

拿定主义做好本位

回想当年凯利在巫统仍在执政时期,意气风发的作风及其族群言论,让多少人对他负面评价连连。如今,一个画面、一个情节,换来多少的掌声?凯利的政治心理建设真的做得比一般人好。

不是名门之后,也不是富二代的凯利,从一个节目主持人、阿都拉的助理,再成为商人,尔后再出来选举,看似平步青云,有个前首相岳父也不错,但是真正能够稳住自己的江湖地位而必须经过多少的风雨,相信只有凯利自己最清楚。

卸下了巫青团长及部长职位后,也不接受任何的要职的凯利,好好地巩固自己林茂选区,看起来真的拿定主义就做好本位,默默经营自己的国会选区。

看似笑看风云起,但是巫统党内惊涛骇浪前,该守住的不过就是那一颗不死斗志,不盲目跟随巫统老调,走自己的路。可是,一个以族群斗争为目标的政党,凯利真的能单凭个人意识来改革党内的老调,创造新作风?

国会除了吹起寂寞寂寞就好,也不得不谈起“后门”这回事,话说当年“后门论”是国防部新任副部长刘镇东发言说起。

话说当年刘副部长是这么说,2016年6名首相顾问和特使每月薪金比正副部长来得丰厚,当时还是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表示:“纳吉应该要罢免所有具备‘后门部长’资格的首相顾问。”

如今,接任副部长职位后,刘镇东以“四两拨千金”回应了媒体,看政绩最重要,同时,人们在乎的是政绩,说到最后能在政治混得好,除了需要百分百的政治正确,也可化为另一种补足内阁的政治缺口。

最新报道

罹患心脏病
鱼水之欢不再安全?
走进心灵自由的“默迪卡”
长寿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