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衰败了美国(第5篇)/潘兴才

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院院士史帝芬·罗哲则指特朗普患上严重的贸易逆差精神分裂症。他严正指出:中国入口产品在价格上与另外10个顶级入口原产地相比是最低廉的。对中国入口产品增加关税就是将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分派给价格更贵的其他国或原产地,对国内广大的消费者增加惩税,进一步削减国民储蓄率,而甚至趋向零或负数。结果,贸易赤字总额不减反增,进一步扩大。美国需要中国远大过中国需要美国。(注:没有中国制造, 美国社会将会怎样?可阅读萨拉·邦焦尔尼著作《离开中国制造一年》)。

特朗普如今不能对削减贸易赤字作理性分析而贸贸然实行单边的贸易保护主义, 而将政府陷入自相矛盾中,一面要求捍卫(建立美元霸权上的)美国超霸地位, 一面行使超霸影响力要求全面削减贸易赤字,损人不利己。这种矛盾心态大概也就是所谓的贸易逆差精神分裂症吧?但这又有一点类似一名年轻拉嘛的诗歌所述:“多情曾虑损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他如何能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

同时,这也显示:他完全无法掌握美国经济已发生了基本的变化一一完全金融化, 而进入金融资本主义。美元霸权是导致美国经济金融化的根源,也是金融化的推动器。他不但无视经济的金融化,而且还将金融化所造成的恶果,即社会贫富两极化和无休止的举债以及经济长期萎靡,归咎于对外(如中国)贸易不平衡,并在美国优先的政策下,苛求外国或盟国给予让利,否则予以关税惩罚,有如老子所说, 损不足以补有余。他的美国优先和自由餐会上的女士优先有什么不同?他把当今的美国自喻为弱势女士?他对对外贸易赤字最大的中国发动贸易战能否赢得在中国的美资工厂“班师回朝”?因为在中国每小时的工资只是2.30 美元而在美国本士则是23.71 美元。水向低流,人向高望。

作为世界最大的借债国, 也就是经济基础已龟裂的美国还可保持为世界最大的强国多久?

对首号外国竞争对手还能强权打压成功?美国的衰败,追根溯源是美元霸权所造成的。成也美元,败也美元。

金融化已淘空实体经济

长期贸易赤字制造信贷供应洪流,泛滥成灾,也是导致金融化的因素。1999 年美国国会通过废除有关收取存款的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必须分离的法令,这项废除从此为美国经济的金融化铺设了高速大道。从此银行可以利用由公众(包括外国)存款所创造的信贷供应,来从事肆无忌惮的投机炒作或投资活动以赚取短期利润,因为一旦它们炒作失手而蒙受钜亏,政府会动用纳税者的税金来拯救它们这种“大而不能倒”的庞然大物。换言之, 盈利则归它们享有, 巨亏或濒临倒闭,则由纳税人埋单。

它们将所有可证券化的资产都加以证券化而包装成金融产品或金融资产并推上股票、债券、期货、外汇及各种衍生品(包括信贷违约掉期CDS)等市场以供全民投资或炒作。其中对有号称集体杀伤武器的衍生品的炒作最具高风险, 简直就是大豪赌。资本或金融市场沦落为霸级赌场。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就是疯狂炒作房屋抵押衍生品(MBS)的结果,致使美国经济增长期低迷/ 萧条长达十年后,至今犹未恢复。从2007至2016 年十年期经济增长平均率只有1.33%,恰好相等于1930 年代(1930——1939年)经济大萧条十年期的增长。专家们预测:如果这座霸级赌场没有予以铲除,或银行继续受允许动用存款者的钱款作豪赌的筹码,未来将会爆发另一场更大规模的金融海啸。

不过,他们没有说出:这是因为由犹太人控制的华尔街和美联储才是美国国会和特朗普的老板。老板说,合并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国会和总统能不听从?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