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Uber,会变更好吗?/黄子伦

美国召车服务巨头Uber“退出”东南亚业务好些日子了,正确来说不算完全退出,因为Uber把自己的业务转为在Grab的27.5%股份,而乘客和司机都要注册成为Grab的用户。当初看到这则新闻,其实心里是五味杂成。一方面,我知道Uber没有义务在东南亚继续烧钱,打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战役;另一方面,我深知Uber的退出将意味着Grab在东南亚市场呼风唤雨。

对于“垄断”一说,虽然Grab已经再三承诺Uber参股之后一切都会维持不变,不过稍有常识都知道,Grab今天没有利用垄断优势来捞取好处,只不过代表“它今天没有意愿”,而不是“它不能”。只要垄断所带来的优势足够丰厚,商家自然就会一点一点地占便宜。相信商家会遵守承诺,比深宫怨妇相信这世上没有负心汉还要更傻更天真。

有人也许会认为,市场上还是有很多选择,并不是只有Grab这一家。不过这不足以说明垄断并不存在,因为垄断主要是比较龙头老大及其他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是多少来决定的。根据彭博社去年的数据显示,Grab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越南、泰国都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印尼大约是45%。要是我们套用HHI指数来计算,东南亚的电召车服务属于是高度集中在几位巨头手中,而且Grab无疑就是东南亚区域的老大哥。

可能Grab会觉得很冤,因为很多时候,商业竞争都会演化成寡头垄断,因为价格战、人才争夺战、或者其他营运成本的提升都会让比较弱小的竞争者无法生存下去,最后只好退出市场,或者被其他巨头吞并。当然,另一种状况就是执政者有意整合市场,例如国家银行在97亚洲金融风暴后所推动的金融发展大蓝图,本地银行,尤其是华资银行纷纷被吞并,从50多间如今剩下10间不到。

商界也讲究权力制衡

不过,Grab垄断并不是政府在后面推动,更像是有意为之。新加坡竞争局在7月5号就表明他们有找到证据证明Uber其实有打算和另一个竞争者合作而不是退出东南亚市场,却不知为何最终落入了Grab的手里。所以,他们现在要求Grab回复,看要怎么处理。

其实不管是从消费者还是司机的角度出发,Grab的垄断局面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会使用Grab服务的乘客,往往都不愿意乘坐服务态度较差的德士,所以即使Grab涨价,也只好认怂了。而且很多时候,即便乘客转用德士,也是非常不方便,尤其是人烟稀少的地点。我最近好几次使用,都觉得非常难召车。

另一方面,对Grab司机而言就更是为难。许多Grab司机都和我说现在没有Uber了,根本不存在着“东家不打,打西家”的选择,工作奖励也少很多。加上Grab也没打算教育乘客如何给司机打分,所以在司机和乘客的权力关系中,司机永远都是比较吃亏的。当然,没有人拿着枪强迫司机们逆来顺受。不过扪心自问,要不是生活压力所迫,有多少人真的愿意一天开车十多个小时,忍气吞声还要忍屎忍尿。

身为普通市民,我们的力量有限,只好今天开始转向支持其他竞争者的服务,希望可以壮大他们来和Grab抗衡。政治讲究权力制衡,商业社会又何尝不是。

最新报道

中国钢企拼整并
催生巨无霸
【视频】刘家昌轰某名嘴
给人戴红帽子
达因“重理轻文”的焦虑/南洋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