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许国伟

新届国会第一天,凯利成了焦点人物。

因为,当在野党议员集体退席,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在议长委任事宜上,有违反议会常规之嫌时,凯利没有跟大队离席抗议,他选择了独自留在座位上。

虽然其实不只是凯利一人没有离席,但是凯利这么做,更有戏剧张力。

因为,现在的国会反对党领袖,正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是他一手主导在野党议员集体离席。

结果,凯利不听号令,这也被外界视为,凯利给阿末扎希再下战书。

成为巫统棘手问题

凯利早前在巫统主席职竞选上,虽然是输给了阿末扎希,但是凯利获得的支持票,也是阿末扎希不能掉以轻心的。

巫统党选结束后,要如何安置凯利,也成了新任巫统领导层一个棘手的问题。

现在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就说了,阿末扎希曾要委任凯利出任国阵总秘书,或者巫统总秘书,但凯利都拒绝了。

凯利为什么要拒绝?

很简单,凯利是聪明人。如果他接受了委任,也就是说接下来他都必须要服从党主席的指示。

事实上,尽管巫统党选结束了,但凯利没有结束他的竞选。

反之,他的党选长征才开始。

只要大选是在5年后才举行,那么他就无需担心在下届大选时无法上阵的问题,而只需把目标,锁定在3年后的巫统党选。

他继续批评巫统,指巫统如果不求变,不放弃种族路线,未来10年很可能就关门大吉,他也批评巫统不求改革,而是忙着为纳吉筹款。

这些批评,摆明是冲着党主席阿末扎希而来,但触怒领导层,却可能会得到基层的暗底里喝采。

结果,安努亚慕沙一句巫统是团队合作,没有超级英雄或超人,颇有暗指凯利要做个人英雄。

争取基层认同支持

但是,凯利就是要借现今这形势,偏要走跟阿末扎希不同的路,偏就要获得外界的掌声,争取基层的认同支持,就想在来届党选扳回一城。

看着凯利这些言论作风,不禁让人想起,曾经马华里也有这么一位千山我独行的人物,就是翁诗杰。

一个政党领导层面对这一类人,虽然气得咬牙切齿,但迫于外界的看法,又无法直接对付他们。

就像三国演义里的曹操,虽然祢衡出言得罪了他,他身边的人都想一剑砍了祢衡,但曹操阻止了他们,说:“今天杀了他,天下人必然说我不能容人。”

曹操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最后还是借刀杀人,让祢衡消失在人间。

当然,凯利是聪明人,他不会是祢衡,但面对有如曹操般的政治对手,他要能捱过三年长征,备战下届党选,也是极不容易的事。

就看他的千山我独行,是否能笑到最后了。

最新报道

隋棠6月孕肚曝光
3宝妈竟比正常人还瘦
一顿饭25万
这家餐厅贵到爆红客满
3度连任自民党党魁
安倍晋三将成在任最长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