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治国,仍须努力/胡逸山博士

在刚过去的大选前后,有关“希望”(一方面是大家在之前乌烟瘴气弥漫社会上下的确迫切需要一些希望,另一方面当然也是欢呼当下执政联盟名字的延伸)、“新马来西亚”等的说法、口号等甚嚣尘上,早已排山倒海地把前朝的什么“一个马来西亚”掩盖过去,再加上后者令人联想起一马公司的系列丑闻,更让大家极为反感。

而新政府上台后,誓言在最大程度上以绩效代替肤色,陆陆续续也委任了非巫裔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首席法官等虽然起初可能没硬性规定,但经过半个世纪事实上就是演变成一族专属的要职,更是令全国上下刮目相看。

坦白说,就在这变天后的两个多月里,许多以前认为本地在当时贪污腐败横行与种族主义嚣张的大环境下已然“没希望”、“没前途”而打算移民海外另谋出路的特别是非巫裔友人,纷纷都微妙的改变口风,说什么“要给新政府一个机会”、“在充满新希望之际应该留下建设祖国”云云,从本来听起来是以自身与家庭为考量的计划,演变为好像要为这“崭新”的家国做出积极的、超越一己之私的贡献。

在巫裔方面的情况又如何呢?在大选前不久我受邀到某国营媒体接受访问。我身为一名政经评论员,向来不放过几乎任何得以针砭时弊的上镜机会。但顾名思义是国营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当然受当朝的政府所控制,所以我上镜时是有骂,但可想而知骂起来是当然也要收敛、隐晦一点,否则访谈“出不了街”不是更加功亏一篑吗?不过访问过后镜头卸了下来,镜头前后的工作人员,不分族群地都对前朝的各项倒行逆施大加鞭挞。

唾弃前朝渴求“新希望”

还记得当时我直接询问大家对于族群特权的看法,不怕换了政府后特权会受到威胁吗?只见访问我的巫裔主持人,想必也是经验老到、见过很多大场面的,直截了当地说,“你们非巫裔时常有个错误的观念,以为我们巫裔全都在享受着各种公家给予的好处。实际上也就只有那一小撮与巫统关系密切者得以真正受益而已!”那一番话,虽然未至一语惊醒梦中人,但也让我真正感受到各族人民,特别是巫裔民众对前朝的唾弃与对“新希望”的渴求。

后来大选结果出来了,自称代表族群权益的巫统,以及代表宗教权益的伊斯兰党,据著名的民调机构调查显示也还是分别赢取了大约40%与30%的巫裔选票。

换句话说,希望联盟其实只赢取了巫裔这本地最大族群的大约30%而已。希盟得以赢得足够议席上台执政,除了非土著选民近100%的支持外,主要也是因为传统上享有大约一半巫裔选民支持的巫统,在大选里企图利用伊斯兰党来分裂希盟的选票,不料主要被分裂开去的,反而是巫统自身的大约10%巫裔选票,成就了历史性的政权更替。

所以新政府得以更大气地以绩效来治理国家,固然可喜可贺,但大家也不应如此而得意忘形,反而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起来的力量,更为努力的说服更多国民拥抱改变、迎向一个更为公平、公正的社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