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入指数坑杀打工仔/浑水

要不是看网上文章和身边多媒体朋友,我是完全感受不到媒体朋友跟小米的公关结怨是如此深。

友报专栏作家千颂C写了一篇文章《小米那位“倒米的公关”》,大数小米公关的傲慢与对记者朋友的无礼。

无独有偶,新浪也有一篇《小米为何要400万请一家未做过IPO经验的公关公司踩坑》的文章,讲公关人事内幕,看来中港两边都怨气甚深。

强积金接货托价

小米上市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入了恒生综合指数,隔一日又入了富时指数,当中包括FTSE MPF全球指数,正式成为基金、北水爱股,引入大批基金接货托价,当中自然包括大家的强积金,也就是劳工阶层的血汗钱。

一般打工仔对强积金概念和关注不足(否则就无预设基金这回事啦),冷不防人工被用了去接货。

假设你选的是强积金计划有追踪富时相关指数,那你本人就间接是小米的股东了。

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有去信指数公司要求解释,实际上是无作用的,因为指数公司理论上是私人公司,私营机构的运作,是不用向立法会议员交代,肯回信是礼貌,不回信是道理。

学者可以说是新自由主义祸害云云,拜托,意识形态我不懂,我只关心资本的流动。

强积金的设计要追溯到许仕仁这位强积金之父,当时名义上的概念设计,是帮民储钱退休,实际上是把工人血汗钱用来帮蓝筹接货,所以,蓝筹股的流动性比其他股票高,因为多了基金做股东基础参与,谁帮了谁都不知道,但肯定MPF的管理费是贵到无朋友,也不见得回报高过盈富基金。难怪许仕仁商界朋友多,誉为“桥王”,这果然是“绝桥”。

一般投资银行家、参与IPO的法律、会计技术人员是偏向支持同股不同权,因为多了生意可做。不过,基金界却偏向反对,这是港交所谘询文件和媒体中看出来,反对中坚包括投资基金公会和机构投资者投票顾问公司,因为基金怕接错货,买错糖衣毒药。政府的角色好简单,就是平衡利益和沾上光环。

开放同股不同权,令业界多生意做,引到科网独角兽上市,政府又可以沾到光环,做到成绩。

根本不在乎媒体

不过,上市归上市,做完生意赚到钱还不算,香港是无责任帮上市公司增加股东基础,用打工仔的血汗钱去接货,帮创办人、高层、创投基金出货,何况基金界已经反对。

现在富时已经屈服了,只剩下MSCI咯。

由小米公关讲到基金操作,背后可以一条逻辑贯穿。上市公司公关和投资者关系密不可分,都是帮公司建立良好形象,引散户投资去买,又或者引“买方”基金入股,媒体就是散户投资者和基金经理接收资讯的桥樑,这是金融食物炼的操作。

事实证明,小米上市后本身就已经有了退场计划,完美的强积金接货计划,那么媒体角色就无关痛痒了,所以也不怕你“写衰”,耻笑它们乱派公关“读稿猫纸”,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

记者朋友们,明白为什么他们口气大到要警告你们,又预早两个小时叫你们去会场做人肉纸板吗?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来源:am730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最新报道

执政后不践诺
纳吉:希盟是伪君子
中国手机占印度53%
今年售价可涨20%
刘特佐借词孝敬
1.1亿美元转账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