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质症候影响市道?/胡逸山博士

天虽然变了,但市道看来听来也还是很艰难啊!

近来与商界朋友聚会时,无论是富商巨贾或中小企业莫不哀声叹气。

做零售的首当其冲,在商场里开店的说逛商场叹冷气的“顾客”很多,也有进到店里来走走看看,但就是不肯“出手”购买;在外边开店头直接面对阳光的就更差了,连外边的“五角基”上行走的人都少了,毕竟天气酷热啊!

有者“怪罪”于越来越如火如荼的电子商务,但通常通过电商买的多数是较为“重量级”(指价格与外形)或本地难以找到的产品,总不成几块钱的东西也上网买吧?

至于搞批发的与搞生产的,当然也间接感受到“火力”,订单越来越少,货又之前生产了或进了,搞到囤积越来越高,地方不够放,有自己的地盖了厂房或货仓的还好,只是租来地方的就辛苦了。

习惯前朝腐败

这市道的欠佳,当然有外在与内在的因素。

因为我国是个开放式的经济体,以对外贸易为经济的主轴,所以全世界经济的持续不振,再加上各大经济体之间贸易战的全面开打,当然会拖累本地经济“下水”。

再加上无论是外商或本地商家,许多已然习惯了这半个多世纪以来本地的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的“温床效益”,“出钱好办事”、“小钱不出,大钱不来”等,即便是这些劣行客观上来说为彼等带来大量的不便与低端的效率。

所以在月前本地政坛变天后,新政府雷厉风行,把前朝许多丑闻兜翻出来,也把国债高企的真相披露,商家们获悉后不但没有感恩涕零,反而大为恐慌,纷纷力求撤资,搞到譬如说股市自变天后就一直一蹶不振。

对我来说,这种变天后市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濒临垮市的现象,是典型的所谓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在经济上的集体爆发。

不要抗拒政商透明化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其实乃心理学上的一种“病态”,传统上最典型的例子,即如一群或个别人质被绑架勒索或恐怖分子挟持了好一段时间后,其心理状况会产生微妙的变化,从最初对于歹徒的惊恐、反感甚至反抗等,逐渐会演变成对于歹徒的“理解”、同情,甚至会把歹徒的恶行在某种程度上予以合理化。

所以有时如特种部队经过千辛万苦从恐怖分子手中救出一些人质时,人质有时反而会“反抗”,不肯乖乖就范地被救出去,就算成功被救过后也还是大骂有关当局什么使用过度暴力致死一些恐怖分子云云。

在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时甚至还发生过富家女被暴力异议分子挟持一段时间后,甚至被“感化”而加入彼等成为一员,还一起去打劫银行,被捕后也一直死不认错。

外部(国际)经济环境我们当然未能充分掌握,所以也只能等待好转。但本地的变天,令到整个经商环境正规化、透明化,我们就应该摒弃以上类似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般的负面态度,把握新的正面商机,为个人的事业、为国家的前途做出积极的贡献。

最新报道

宗教极端令人忧/南洋社论
拉一派 打一派/许国伟
一国两制 祸国殃民/许元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