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扩张有风险/黄云浩

上星期最重磅级的财经新闻,肯定来自顶级手套。各大报章都报道了顶级手套告上Adventa资本就收购Aspion一案索赔逾7亿令吉。

这索赔额是在顶级手套收购Aspion后,通过特别审计师的精密审计时发现的,包含了高估的库存、厂房与机械。

公布消息时刚好碰上周五,顶级手套的股价从周五的12.10令吉闭市价,跌至星期一闭市的9.13令吉,整整差了2.97令吉或24%。在这样的震动交易中,顶级手套的市值蒸发了逾30亿令吉。

顶级手套是公认世界最大天然胶手套生产商。

顶级手套周一失血30亿

表面上,市场好像是过度反应了,索赔是逾7亿令吉,但是市值却去掉30亿令吉以上,这之间的20亿令吉又如何交代与解释?可不可归咎为市场的情绪代价?

随着顶级手套发布更多的公告和回复大马交易所的询问,股价也慢慢收复失地。截至周三闭市,股价站在9.89令吉,离上周五的闭市价只差18%。

不到1年涨1.4倍

让我们拉开整个时间来看清楚。顶级手套的股价票去年10月的5令吉,一路走高到今年7月的最高12令吉以上,这段升幅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首先,顶级手套在10月底的末季财报,公布盈利跃升,一扫过去1整年(从2016年五月至2017年五月)的低迷盈利。之后,顶级手套也从回应消息准备进行一项大型的收购,到肯定了对Aspion的13亿令吉收购案。

同一期间,公司也公布了董事部的雄心,期望在2040年挤进世界五百强企业等等。股价因为一连串的好消息而一路长虹,更在6月8号公布红股后一跃至12令吉的高峰。

产能瓶颈拖累股价

不知是巧合与否,笔者上星期刚谈到因为公司的产能扩充,激励投资者对公司前景的看好进而推升股价。可惜好景不长,业绩並不能马上发酵,现有产能瓶颈导致股价从高处滑跌。这个情况是不是也能套用在顶级手套?

当然,导致股价大跌的导火线是买贵了的收购,然而市场信心却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市值被对手大幅抛离

这里必须谈到顶级手套和另一家竞争对手贺特佳的故事。贺特佳比顶级手套迟了7年,在2008年上市大马交易所。相比之下,过去几年,贺特佳的市值却大幅抛离了顶级手套。

顶级手套是公认世界最大天然胶手套生产商,而贺特佳则是世界最大人造胶并以自动化闻名的手套生产商。

论营业额、盈利、资产,顶级手套都领先着贺特佳。为什么市场反而看好贺特佳而给予更高的市场溢价?

原因可能是:

1)人造胶手套的需求比天然胶手套增长的更快;

2)专注力。

自动化事半功倍

前者不为人可控制。后者就需要过人的坚持与执行力了。

如前文提到,贺特佳以自动化闻名,用最少的人力与土地造就更快与更多的生产力。而顶级手套则沿用其旧有的增加厂房来增产,人头要求多则管理难度加大,成本也控制不下来,速度也因此慢了半拍。通过收购来加快壮大又遇人不淑。

一个是事倍功半,一个是事半功倍。孰优孰劣,高下立见。

原来市场先生一定都不笨,还很理性呢!

最新报道

从天猫双11看中国“隐实力”/南洋社论
有盐同咸,无盐共淡/王介英
承认统考赌一把?/刘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