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愿学校难团结人民/罗汉洲

首相马哈迪医生重提宏愿学校引起华社不安,纷起反对宏愿学校,但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独排众议,说她可以接受宏愿学校的概念,她认为华人在过去反对宏愿学校是因为对国阵没有信心,唯恐宏愿学校中的华小会逐渐变质。她说:“现在是一个新的政府。”

言下之意,张副部长自是指希盟政府可以保证宏愿学校中的华小不会变质。惟问题是,谁能保证希盟政府永世执政,永世保证宏愿学校中的华小不变质?在实行代议制的民主国家,从未出现过永世执政的政党,一旦又换了新政府,它会保证华小不变质吗?

当然,我绝对相信只要张念群一日是教育部副部长,她就可以确保华小不变质,惟问题是,她不可能永远都是教育部副部长,一旦这副部长换了人,他会保证华小不变质吗?

殷鉴不远,国民型华文中学就是最好例子。

数十年后无力可回天

想当年,鼓励华文中学改制的政治人物在国会里、在电台上,拍胸膛保证华文中学改制后,说要有多好就有多好,这里无须旧调重弹,一一胪列好处,但改制后的华文中学今日是什么景况,大家都知道了,昔日的承诺几全落空,当日作出种种保证的人如今在哪?为什么不出来为国民型中学据理力争(有人还健在呀)?张念群副长宜引以为鉴。

是以,政治人物今日可以对宏愿学校的作用吹捧得天花乱坠,也可作无懈可击的保证,但二三十年后,或三四十年后,华小变成四不像学校时,今日作保证的人可有回天之力吗?

说回宏愿学校,它的概念是集三源流学校于同一校园,共用操场、礼堂、食堂,好让各族学生有接触的机会,据说这样就可促进种族和谐与团结。

姑不论这概念没有事实作根据,惟问题是,在操场举办共同活动时,用什么语言发号施令,如果有某语言被边缘化,学生必有反感,觉得受到歧视。

还有就是食堂可以售卖非清真食品吗?非回教徒学生可以在斋戒日在食堂吃东西吗?无论答案是可以或不可以,必有部分学生反感,觉得受到歧视,或觉得“感受受到刺激”、“你们不够敏感”等等,可见在促进种族团结与和谐这方面,我可说宏愿学校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何苦拾国阵之唾余

另一方面,尽管国阵政府提出“集合各族学生一起读书,可促进种族团结”这概念,但在实际上,连国阵本身也不相信这概念,所以但见它一边鼓吹这概念,一边却极力兴建只招收单一族群的寄宿中小学,兴建只招收单一族群的工艺学院以及大学,极尽种族隔离之能事,与这概念背道而驰,如果有人促请开放这些学校,招收多元种族学生,马上就给人指责为企图破坏种族和谐,甚至要求警方介入调查,严惩提出这建议的人。

希盟政府何苦拾国阵之唾余,也学国阵鼓吹连它本身都不相信的概念?与其竭精殚虑去集各族学生于同一屋檐下读书(由于人口分布状况,这是不可能的事),不如撤销土著与非土著的区分,公平对待各族,这才是团结人民之良方,请张念群往这方面努力。

总结说来,华人反对宏愿学校的原因包括:宏愿学校不可能团结人民、华小有变质的危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