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昆岩壁
大昆顶呱呱
Make Takun Great Again

远处在攀登妖龙Viserion的另一支队伍。

攀岩前辈Patrick等人几年来,在大昆奋力开发新路线,其开发速率远超过我的完攀速率,即使我只锁定多绳段路线,也依然瞠乎其后,单单在9号区域的巨洞区(Big Hole),就已经设立了6条多绳段(全大昆有30条)。乘着假期尚未结束,我兴致勃勃的前去尝试刚刚设立的新路线——大昆顶呱呱(Make Takun Great Again)。

早晨天气好,大昆岩壁尤其是巨洞区域热闹非凡,“妖龙”(Viserion)、“初尝禁果”(Mediocracy)、“二千阶”(2000 Step),都有队伍锁定,而我俩则在大昆顶呱呱蓄势待发。

我们的路线不算太难,但不算顺利,首先岩友大嘴兄迟到,然后途中又错攀路段,后退了两回,这一带路线密集,而且各路线曲曲折折,有些部分甚至共用一些段落。

上午10点开始攀登,待我们攻克全部共110米的5个绳段,抵达顶峰时已经下午3点半了,然而就在下降时出了大问题。

在最高锚点绳索作业中。

我们的绳子被卡着了

上攀共5个绳距,我们打算分3段次垂降,就在中段的第二次时,双绳系就被卡在岩隙中,我们站立的地点离地面还有75米,垂直65米的双绳尚且够不着地,正是呼天不应唤地不灵,眼看是受困岩壁了(解决方法其实是有的,即是使用抓结沿绳再上攀,去解开卡在岩隙中的绳子,但就快日暮黄昏了,风险难免)。

可幸岩埸毕竟人多,于是呼喊求援,一番沟通后,我俩奋力扯动绳子,让双绳系的其中一端勉强够得到地,再请下方的岩友借用一条静力绳系着我们的绳子尾,以让我们能把借得的静力绳拖上我们位置的第二锚点,然后使用这条工作绳垂降。

安全下降后松了一口气,既呼朋唤友的叫大伙一起帮忙用力扯我的绳,希望能把它扯下,但徒劳无功,绳子纹风不动,被岩隙咬得死死的,看来我就要失去这条心爱的百战之绳了。

不久后我去砂拉越工作了,那两条绳子便挂在岩壁上四周之久。

后来大嘴兄自告奋勇要上岩壁把绳子取下来,还拉了白鹰兄一起拚。我口中感激心中却狐疑,这两位慢郎中会干出啥事来?

偶尔回头,其渊深深。图中央的岩友显得渺小。

这种高度令人胆寒,却是多绳段路线特征。

漆黑中悬空跃下3米

当天他们攀登结束后,大嘴兄打电话来报讯——两个傻瓜较劲迟到的结果,是中午才开始攀登,成功攀上后疏忽大意没把那双绳系抓牢,以致两条绳都从岩隙中溜下了山谷,于是两人被迫用带上来的唯一的一条绳子艰难下撤,不幸预定的时间不足够,搞到天黑两人仍然待在岩壁上,又不幸两人太乐观而没带头灯,只好在漆黑一片的岩壁上依靠手机照明灯作业,毕竟一条绳子实在够不着地,最后悬空的3米他们唯有在漆黑中一跃而下,可幸没事。

我听着电话啼笑皆非,好歹我的朋友终于是帮我把绳子给解救下来了,而且从此以后我的朋友经验很丰富了。

岩壁之外风光明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