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缺资金与文史专才
芙蓉建文物馆困难重重

森美兰四邑会馆保存着当年孙中山来芙蓉举办筹款晚宴时的站台,台前更印着孙中山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经典名言,极具历史价值。

(芙蓉11日讯)因缺乏资金与文史专才,华团策划创设文物馆或历史文化走廊的困难重重。

于1893年创埠的芙蓉,是国内其中一个拥有百年历史城镇,更有多个籍贯会馆的创生地,也是开埠及地方的历史见证,在市街区还有很多保留着历史原貌的建筑古迹,可称得上是历史的活化石。

根据多家会馆组织领导告诉《南洋商报》,他们均有意在会馆内设立历史走廊或文物馆,只是苦于没有足够资金及具有专业经验的历史资料搜查员,更没有经验丰富的文史专家负责编辑史料,因此,设建文物馆的工作可说是障碍重重。

市区是芙蓉的命脉,也是芙蓉开埠与兴旺的历史见证。

首要搜查历史档案

俗语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创设文物馆的第一个步骤,就是搜查历史档案,根据籍贯分布,客籍创设的会馆占最多数,例如惠州、大埔、梅江与海陆等籍贯均有极丰富的口述历史故事,包括像甲必丹李三、甲必丹谭阳和甲必丹盛明利等好些华裔先贤在芙蓉开埠发展的史实。

倘若此类历史资料的搜查及编整不够完整,或存有纰漏,不仅有愧于先贤,更会误导后人。因此,资料搜查及考证的工作必须很严谨。

前媒体人陈嵩杰是较活跃的文史古迹研究爱好者,他也在森美兰中华大会堂担任“历史古迹主任”,目前,在芙蓉还缺乏此类文史研究的团队,更缺乏年轻的文史研究后继者。

芙蓉少数拥有宽敞庭院的森美兰四邑会馆将打造成文物馆。

四邑会馆保有孙中山站台

森美兰四邑会馆会长谭耀贵表示,位于甲必丹谭阳路的旧会馆地理位置上佳,加上会馆拥有130年历史,有极大的优势把旧会馆打造成为文物馆。

他说,旧会馆是一座现成的文物馆,从会馆的历史角度而言,见证芙蓉的发展,会馆内有很多历史文物,也有一段历史渊源,当年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在华裔先贤甲必丹谭阳引荐前来芙蓉举办筹款晚宴,四邑会馆就是当时的场合。

谭耀贵

他表示,会所内保留着孙中山当时莅临芙蓉时的讲台,拥有极大的历史价值。

“岁月不饶人,随着时代变迁旧会所出现很多问题,如墙壁的水泥逐渐脱落,及会馆外路面过高导致豪雨时水势淹浸会馆内,随着理事会逐步改善,水灾问题已获得解决。”

他说,目前正向会员征求80年或以上的古物,计划放在会馆内,打造成为古色古香的文物馆。

修复旧会馆

谭耀贵表示,理事会在会议上一致同意要修复旧会馆,而且要寻找专人来重修,避免做到不伦不类失去古迹的味道,他曾多次咨询相关人士,但没有人愿意接下这个重任。

“现阶段我依靠会馆出租店铺的每月收入,扣除行政开销后,剩余款项逐步维修旧会馆,包括旧会馆内逐渐脱落的墙壁石灰,一一修补回去,至于较大型的维修则需要时间逐步提升及维修,我估计耗时3年。”

他指出,曾有人提议向州政府建议把会馆提升成为古迹,一旦成为古迹,会馆未来的提升或装修会有各种限制,因此该建议作罢。

陈永明展示拥有4000平方尺庞大空间的小礼堂,将作为森华堂文物馆。

森华堂文物馆赶明年落成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主席陈永明表示,森华堂文物馆已策划多时,幸获得森华堂永久顾问拿督李典和答应捐献30万令吉,碍于森华堂历史古迹主任陈嵩杰的身体欠佳,导致文物馆迟迟未能启动。

“我们等待他康复后与森华堂配合,启动文物馆工作,包括第一阶段的资料搜查,我们将给予他全力支持,让他挑选协助的成员。”

他说,估计整个文物馆耗资50万令吉,希望纳入森州华人历史,并赶在明年森华堂轮值举办文化节时能完成及开幕。

他表示,文物馆除了有详细资料以外,也需文物,及芙蓉发展及变迁的照片,而文物馆要如何推展,由策划人决定如何执行。

“配合森华堂明年轮值举办文化节,我们将迎来全国华团领袖到来,我希望森华堂的文物馆能完成,让各州华团领袖能了解森州华人历史;我们也希望征求各会馆组织给予协助,无论是文物或历史搜查,希望让森华堂文物馆的资料更丰富。”

陈永明表示计划到主要华团会馆组织一一拜访理事会,除了促进交流及深入了解以外,也希望收集华团是否设立文物馆,森华堂可趁机推广,于文化节期间邀请外州华团领袖参观。

森惠州会馆旧会所底层有意打造全马首个惠州人文物馆。

惠州文史搜集缓慢

森美兰惠州会馆会长阮振光表示,会馆有意设立全马第一间惠州会馆的文物馆,于目前改建成为燕屋的旧会馆底层打造成为文物馆,充分讲解惠州人从中国南来大马生活、成立会馆宗旨及扮演的角色。

阮振光

他说,由于槟城及马六甲是华裔先贤南下马来亚首选上岸的地方,因此这两初的会馆的历史最悠久,苦于这两州的客属会员并不多,因此没有计划设立文物馆或历史资料搜集;反而是森美兰聚集大量客属人,客属籍贯发展蓬勃,因此惠州会馆才有能力发起全马第一座惠州人的文物馆。

他说,文物馆是由署理会长萧富汶负责,由于资料繁杂及缺乏人手,资料搜集进展滞慢,估计仅完成20%,短期内无法进行。

“为了尊敬会馆前辈,除了惠州人历史以外,我们的会馆发展史也非常重要,希望能找到完整的资料,让后代可以了解会馆历史。我们的文物馆都是由会员理事主导,外人对会馆发展并不了解。”

陈嵩杰

呈现会馆历史特色

文史工作者陈嵩杰说,会馆最基本就是会史,有很多很精彩的地方有待挖掘,而很多会馆面对没有年轻人加入,是因为他们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进而感觉没必要参与;若通过资料搜查把会馆的历史故事展示出来,让年轻人萌起加入会馆的使命感。

“除非如四邑会馆般有很多文物,否则不要轻易提出要打造文物馆的念头,因为每一间会馆的特色都不同。”

他说,四邑会馆有很多文物,可以打造成为文物馆;森海南会馆有意重建观音庙,因此可以从宗教角度重塑文史,而森梅江五属会馆的建筑物极具历史性,但文物则不是太多,因此可以从古迹角度着手。

“该会馆有很多文史记载,如40年代的会议记录,我相信没有任何会馆可以找出二战后的会议记录,这些都是极具历史价值;会馆是否有能力保存下来,或委托专人复制一份作为展示用途,这些都需要款项。”

独家报道:郑德伟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