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翻译古典名著
马来文全译本《红楼梦》

据2016的资料统计,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已翻译成约21种语种,包括英文、德文、法文、希伯来文、荷兰文、韩文、日文、泰文等;不过,其中的遗憾是全译本占总语种仅有9个,其余均为节译本。

2017年,《红楼梦》翻译语种库多了一个语种——马来文,而且是全译本,全卷共有6卷。

花了10年时间翻译的《红楼梦》马来文全译本终于在去年面世。孙彦庄博士是此次翻译工作的幕后功臣之一。

曹雪芹用了10年写出《红楼梦》,其马来文全译本也用了10年翻译。一个是创作了10年,一个是根据原创故事翻译了10年,难道两者的难度不相上下吗?翻译工作不简单,除了需留意句法、词汇、修辞等方面的应用,也要了解原创故事的年代背景、文化、习俗,才能译出原创的精彩和精髓。

《红楼梦》全书约120万字,内容包罗万象,医学、宗教、天文、地理、艺术,涵盖范畴极广,译者单是中文和马来文造诣高还不够,对中华文化也要有深度的了解,而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教授孙彦庄博士在大学负责指导《红楼梦》,对其内容再熟悉不过,所以该项艰巨任务数她最合适。

首步搜集与研究资料

你们觉得用10年翻译太长?孙彦庄觉得倒还好,“《红楼梦》法文版花了28年才完成全译本,所以我们已有心理准备需要花很长时间翻译。”

翻译工作正式宣告展开时,可不是马上埋头于文字中,搜集与研究资料才是第一步,甚至到北京参加交流会,一个月内与中国著名红学家进行了19个交流会。

孙彦庄也曾到德国科隆应用技术大学(Cologne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的国际翻译研讨会发表有关《红楼梦》翻译论文,与国外学者探讨新的翻译策略,采用合适的翻译策略来传译原文的文化信息,从跨文化交流的角度思考译文在读者中的可接受性。

当然,她也数次到曹雪芹纪念馆、红楼梦研究所及国家图书馆找研究资料。

很多人说,《红楼梦》不容易翻译,孙彦庄自知这是一个挑战。有读过《红楼梦》的人就知道,其中典故广泛,涵盖职官、典制、礼俗、岁时、建筑、医药、哲理宗教、诗词韵文等,翻译过程中遇到的难题需要花时间找资料才能解决。

幸得有红学家兼中国红楼梦研究所顾问陈广才的大力协助,不吝开放其约有逾6000本《红楼梦》研究文献资源的书斋,让翻译团队随时到访搜集资料。若有任何疑问,也可以请教他或他遍布中国台湾的红学家友人。

专家协助文言文词汇

同时,马来文翻译中国古典名著,译者的马来文再好仍需马来文专家的协助。

孙彦庄指出,由于这是古典小说,所以一些词汇得请教马来文专家,修改成“Bahasa klasik”(马来文言文词汇)。若要有古典意味,就不能用很现代的马来词汇表达。

“我们面对的最大难题是,即使找遍了资料,还是找不到一些可用的相关马来文词汇,只好采用音译、意译、加注等翻译策略。”

她进一步解释,毕竟中文和马来文两种文字分别属于不同的文字体系。从产生的途径来看,马来文是从概念到语音再到文字,即是语音是第一性的,文字是第二性的;而汉语是从概念直接到文字,文字是第一性的,语音是第二性的。

“中巫文化的差异使得那些集中反映中国文化的隐喻,如典故中的隐喻、习语中的隐喻无法在目的语中找到对应,这时就要有策略。我们必须坚持《红楼梦》中隐喻的可译性,免得《红楼梦》的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在翻译中造成巨大流失。”

她举例,贾府的四大千金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名字藏头双关,连起来谐音“原应叹息”,名字都暗藏了人物的最终悲剧命运。翻译名字是以汉语拼音进行了音译,而其中的双关义却没能够翻译出来。

“采用音译使得这些暗含的意思消失了,对读者而言那些就只是一个代表人名的符号,没有任何的含义。从这些译名中很难让人联想到他们的命运,双关在这里就完全体现不出来了。”

不过,解决方法还是有的。他们采用了脚注或注释及增译的方法,即便音译翻译策略没能将双关语翻译出来,但也最大程度地传递了原文信息。

完整表述  传达原意

《红楼梦》金陵判词是“文眼”——解读全书的关键。曹雪芹的隐喻法就用在其中,预先隐写了人物命运,暗示了一些故事情节的进展,蕴涵着对一些人物的态度。例子如下:

迎春的判词: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她分析,“子系中山狼”中的“子系”二字合为“孙”的繁体字“孫”,指的是迎春的丈夫孙绍祖;“中山狼”用的是《中山狼传》的典故,这里比喻迎春丈夫孙绍祖的阴险狠毒。

这是《红楼梦》的秘法,也是学者赞扬的拆字法。拆字,比如:古月=胡、木子=李、口天=吴, 也称析字,一般分为化形,意指对字的结构进行增损离合。

《红楼梦》马来文全译本是所翻译语种的少数全译本之一。

异化归化相辅相成

“从汉语谐音、析字、藏词等技巧而获得的隐喻,在马来文中肯定无法得到同等功能的再现,所以我们附录、解释判词以及曹雪芹用的语言技巧。”

论到翻译策略,她提到主要有异化(Foreignization)和归化(Domestication)。翻译团队认为,在翻译过程中,单一的策略必有所局限,所以异化和归化是他们相辅相成的翻译策略。

她分别针对异化和归化作出解释。在异化加注方面,他们也对一些俗语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内涵加注,使译文读者能够跨越语言文化障碍。

例如,曹雪芹为了刻划林黛玉的肖像,应用代表聪明智慧的“比干”,以及代表娇弱美丽的“西施”——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我们直译后,觉得加注释才能把比干的“玲珑七窍之心”及西施的“病态美”传达。希望既不会在语义功能上有所损失,又保留了原著的中华文化内涵特色,使译文读者对这一典故有了较为形象的了解,从而达到了文化移植的目的。”

至于归化,翻译可喻是一种跨国的交际与交流活动,因此必须站在译文读者的视角,考虑读者的接受度与需求;在不损原著的原创性和创作目的下,让译本读者像原著的读者一样去理解和欣赏《红楼梦》。简言之,归化手法能让译本简洁明了,而且也恰当地传达了源语的意义。

例子:凤姐与秦可卿的感情甚要好,当得知可卿的病情日益严重时,不胜感叹:凤姐儿听了,眼圈儿红了半天,半日方说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俗语最忌拖泥带水

“翻译俗语最忌把源语翻成拖泥带水或长篇大论。我们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翻译成马来文谚语‘Geruh tak mencium bau’,毕竟可解释为‘厄运闻不出预兆’,这和中文谚语有异曲同工之妙。

“完整表述可以更好地与读者产生共鸣,传达原意。通过此例,我们可以领略出归化翻译在处理文章翻译方面的作用。”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

综合策略  取长补短

孙彦庄也提到,单一的翻译策略有时并不能贴切或有效地传达源语的含义与神韵,因此他们运用综合的翻译策略,希望可以取长补短。

例子:香菱学诗,黛玉、宝钗、李纨等姐妹纷纷鼓励她,并夸奖她说:“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社里一定请你了。”

译句:“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翻译成“Tiada perkara yang susah di dunia ini, asal ditugal adalah benih”。

“马来文谚语‘asal ditugal adalah benih’,比喻有耕耘必有收获。‘Tiada perkara yang susah di dunia ini’则是天下无难事的直译。我们结合了中文俗语及原有的马来文谚语,带出原文中有志者事竟成的意思。”

另外,她也指出,有一些词汇不能直接翻译,必须确定意思,读者才明白原意。即使单单颜色,他们都不直接翻译颜色。

例子:宝玉听了,好似打了个焦雷,登时扫去兴头,脸上转了颜色。

“转了颜色”一词指贾宝玉听到父亲要见他时,吓得脸色大变。他们不直译为“warna muka bertukar”而是“Keriangannya lenyap dan mukanya menjadi pucat.”,希望能贴切、忠实于原义。

附录四大家族关系表

为了让马来读者能更全面地理解《红楼梦》的故事发展和其中蕴含的核心价值,翻译团队在马来全译本中也列出了书中975位人物的简介、背景、性格及发生在该人物身上的重要事件。

书中也附录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人物关系表,让读者了解人物辈分以及亲戚关系;同时,其中有很多注脚解释和附录,可协助读者了解。

同时,人名皆以拼音翻译(如:甄士隐“Zhen Shiyin”、贾雨村“Jia Yucun”),而隐藏在名字中的隐喻则以注脚补充(如:Kata sebunyi dengan “perkara yang benar akan disembunyikan”。谐音:真事隐;和Kata sebunyi dengan “perkara yang palsu akan disimpan”。谐音:假语存。)

“有关研究《红楼梦》的艺术技巧及其他课题,我们计划今后会出版马来文版论文以供参考,同时希望借由这本中国经典之作在大马传播中国文学的博大精深。”

丹斯里陈广才(右)在《红楼梦》马来文全译本的翻译过程中给予了大力的协助。

报道·游燕燕 图·受访者提供、互联网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