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禁穆令双重标准/约瑟夫 E·斯蒂格利茨

第四项令人警惕的裁决是特朗普诉夏威夷案(Trump v. Hawaii),在本案中,最高法院保守派多数支持特朗普禁止某些穆斯林占多数国家游客入境的行政令。

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名义控制移民不属于滥用权力。但特朗普本人在诸多场合表示,保护国家安全并非他出台禁令的真正意图。

副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在其言辞激烈的反对意见中明确表示,特朗普本人的“嘴炮”推特表明,他的真正目的是将穆斯林排除在美国之外。 

诚然,最高法院正在审议特朗普旅行禁令的第三次修订版,该版将禁令范围扩大,不但包括穆斯林,也包括朝鲜人和委内瑞拉人。

但政府的这些变化显然是为了掩盖特朗普的真正动机。政府宣称禁令是必要的,因为很难检查来自这两个国家的人,这简直可笑。

为何独厚沙地?

特别是朝鲜人几十年来一直受到及其细致的检查,因为1950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迄今还没有签订和平协议正式停战。 

当然,如果特朗普的目标是保护国家安全,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沙地阿拉伯——2001年9月11日袭击便是沙地公民所为——不在这个名单上。答案显而易见:特朗普想要保持其家族与沙特王国统治者的关系以图谋利。 

现在,如果最高法院的视角被带向了这个逻辑结论,那么特朗普的一切乖张的行为都可以用漏洞百出的“国家安全”作为借口——这也是法西斯独裁最喜欢用的借口。

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已经表明,他们会对出于种族或宗教敌意的政策睁只眼闭只眼。此外,想必他们也肯定会支持特朗普的贸易战,这也是他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发动的。 

共和党不按法规走

这一期最高法院所做出的4项大裁决各有各的令人不安之处。美国的不平等程度已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最高法院现在又赋权给垄断势力和公司,同时削减工会达成集体讨价还价以利于工人和中产积极的权力。 

但除此之外,最高法院形成这4个裁决的过程也引发了新的政治战争。

自美国建国以来,历届政府都竭尽全力制定不让美国走向极端主义的规范。大部分美国领导人汲取美国开国元勋的智慧,十分清楚执政党滥用权力的危险,由此形成了一系列防止多数人支配一切的程序和机构。

比如,在美国参议院,阻挠议事规则(filibuster rule)规定通过重要立法需要60票赞成,这正是为了保证多数党无法凌驾少数派。 

但是,共和党开始忽视这些规范。

阻止反对声音

美国宪法要求参议院提供总统任命决定的“建议和同意”,其规范一向是,只有真正不合资质的候选人才应该被拒绝。

但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参议院共和党用阻挠加放弃(filibuster with abandon)阻止在堕胎等问题上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候选人。

随着行政部门职位空缺日益增加,当时占据多数优势的参议院民主党别无选择,只能将总统提名的阻挠议事规则叫停。

即便在当时,这样做的危险也已经显而易见。一个极端主义的总统,在顺从的参议院的支持下,能够将任何人安插在任何职位上。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200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