岌岌可危的美国民主(下)
特朗普的种族主义/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如今,我们都在目睹制衡机制被破坏后会发生什么。

2014年重掌参议院后,共和党甚至拒绝考虑奥巴马所任命的资历完全够格的中间派最高法院法官候选人梅里克·加尔兰德。

去年,特朗普的当选让他们蓄意阻挠有了回报,共和党便不再对最高法院法官任命动用阻挠议事规则,批准了特朗普的人选尼尔·戈萨奇继任安东宁·斯卡利亚(当时已经逝世14个月)。

如今,肯尼迪法官的退休让最高法院法官的位子又出现了空缺,特朗普至少可以决定未来二十年的最高法院构成。

如此,我们很可能陷入这样的局面:大部分美国人对最高法院完全失去信心——更不用说政府的其他两个权力机关了。

黯淡无光

美国宪法规定,最高法院法官“应该以良好的品行担任他们的职责,”这意味着终身任职。但在1789年,人的寿命远远不像今天那样长久。

因此,多年来,共和党对此的应对之道是任命年轻人——有时他们的资质令人生疑——以求控制联邦法院系统。民主党从未试图这样做,这一事实表明他们至少认真履行了寻找最有资质的候选人这一责任。

从这一季最高法院下达的裁决看,显然美国需要一个宪法修正案来限制大法官的任期。这并不容易。但这是重塑最高法院作为公正仲裁者的合法性的当务之急。

唯一的替代方案是扩大最高法院规模,这不需要宪法修正案就能实现。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就做过尝试,但因为略有分歧的最高法院威胁要阻挠他的新政改革而失败。

但打破9位大法官的“规范”有其自身的风险,因为一旦这一门槛被跨越,极端主义共和党还有另外的办法安排最高法院。

美国正迈向种族主义、“直男癌”、本土论、偏见和保护主义的道路。

法律镇压弱势

最高法院刚刚结束的裁决季的另一个重要教训是常常被视为美国社会及其政治经济的基石的法治,也许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坚实。

毕竟,“法律”可能也一直被权势用来镇压弱势。此外,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法治还被少数派用来紧紧扼住多数人的咽喉。

即使福克斯新闻台和其他右翼宣传说服微弱多数美国人支持最高法院保守派所提出的论点,其最近的裁决也大有问题。但所有这些裁决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杜克大学法学教授杰德迪亚·普尔迪正确地指出,它们组成了“长期历史之弧的一部分:新政法律遗产的分崩离析和新镀金时代法律的创立”。

讲真话受对付

换句话说,做高法院正在稳步改变游戏规则,进而让美国社会的性质向越来越差的方向变化。

特朗普正在把美国引向种族主义、“直男癌”、本土论、偏见和保护主义的道路,同时,他所采取的经济政策牺牲压倒性大多数而肥了极少数。

他和他的共和党爪牙正在破坏美国的制衡制度和它的敢讲真话的机构——大学、研究机构、媒体和情报机构。

司法权理应在其他人无法制衡时提供制衡作用。在最高法院与特朗普沆瀣一气的情况下,美国的民主真的岌岌可危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