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里不一的印尼市场/符策勤

不知道那一年了,曾乘“路过”的荷兰航机,从吉隆坡飞马尼拉;上周,有缘再乘777型荷航飞印尼了! 

机舱里安迪级兼女篮代表般的空姐是一种新景象。爱坐在走道位的我,不时受到巨臀擦臂的骚扰,让我没法好好休息冥想;同时,也感受到阿尔卑斯高山般压顶窒息的感觉! 

荷兰曾占领印尼145年之久。 

印尼曾在1938年以荷兰东印度的国号及亚洲第一个国家的身分参加过法国的世界杯赛,但是以6-0输给了匈牙利! 

最近两次印尼专卖店的季访最让我有哇的感觉,一个是雅加达国际机场的第三航运楼的新启用;另一个是机场到市区的捷运衔接;还有还有多了几条高速公路纾缓了超堵塞又憋尿屎好多好多年的交通。 

2004年吧,我开始进入印尼市场,当时在将军总统苏西洛的有效的领导下,印尼从1998年亚洲风暴开始复苏过来。 

低劳工成本制造基地

那些年,印尼电视台多了可批评国家领袖的民主论坛节目、经贸改革、打贪肃政、国内生产总值(GDP)曾攀到7.16%。 

我出口的纤维板到雅加达、泗水、三宝垄的三大港口的柜子也顺势而起。 

那时欧、美、澳、日、韩和台等国家大举向拥有2亿2000万人口(2018年2亿6000万)的印尼市场挺进。

食品、电子电器、钢铁、烟草、木基、纸及印刷、汽车、纺织、鞋工业等等都在蓬勃生产,创造新工作机会。

当时印尼没有最低薪金,大约只有50美元(201.5令吉)的月薪(2018年为270美元,1088令吉),还有一群在还在国外当女佣及建筑工人的印尼外劳,提供了低劳工成本的制造业基地。 

然而,一海之隔的蓬勃发展,没有多少个大马人察觉到印尼经济正起飞。

历史及1998年的种族暴动排华血淋淋的事迹,让本来就胆小,而且老想着我上有老父母,下有幼子,我的生命比谁都珍贵,活得比较安逸的大马人想都没想过来印尼发展! 

我从上游供货商到2009年在雅加达开专卖店,把员工邀为合伙人,加快深化我们在印尼的业务。

一开门就是顺景,加上产品有特色促长了销路,纵使陆续开了第三家,称心如意。 

印尼危与机

危:

1.周边行业不发达

2.地广路差

3.国际经贸保护主义过强

4.地方选举后,政策朝夕令改

5.租金必需预付两年 

机:

1.庞大人口的材米油盐醋的基本消费市场

2.充满活力及相对年轻消费的市场

3.新产婴儿市场

4.地广分隔的市场

5.低劳工成本

6.美中贸易战

物流是经贸掐颈之痛

惟美中不足的是货物需要用两天长途跋涉在狭小的国道路上行驶807公里路。

所以在地广人多的印尼,运输成本是很高的,加上油价比马来西亚高,物流是印尼经贸掐颈之痛!

消费市场停滞

做企业没有永远的顺境顺景的规则,本来看好也是来之木基工厂背景的新任印尼总统佐科,以他清廉正气的问政方式可再让印尼经济攀高锋,然而印尼目前除了基建做的标青但一般的消费市场都停滞不前。 

加上本来进口货品到印尼是种大难事,在佐科。

惟肃清海关贪污及禁止包柜进口的不成文游戏,印尼国际贸易活动明显的被拉慢。

我们进口到印尼的板子也被影响,这起事足足拉了两年多。 

很多消费都不是那么的便宜,如做个手机应用程序都要1万5000美元(6万450令吉)的天价。 

最新报道

曹观友:贸易战获商机
招中美厂商转驻槟城
香港壁球赛
妮科止步第3圈
执法员被控索贿不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