岌岌可危的美国民主(上)
四大裁决动摇美民主根基/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中心要守不住了。

2016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后,数百万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人仍寄希望于强大的制度和美国宪法,能够阻止它掠食美国的民主。

但过去几天的事件表明,美国的冲击的制度吸收器并不像宣传的那样坚挺。

控制了美国政府所有三个机构的共和党内部的派系政治正在耗尽对美国宪政传统的所有剩余的忠诚。 

制度腐败的最清晰的例子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在短短几天内,最高法院发布了4项决定性裁决,这些裁决简直是专为未来多年的反自由的特朗普主义而设。

少数人统治美国

更糟糕的是,最高法院的长期摇摆票——安东尼·肯尼迪法官宣布退休,特朗普可以认命另一位由右翼的联邦党人协会(Federalist Society)指认的法官。 

最高法院的这些裁决确认了人们广泛认为的观点:它不再任何社会都难免会产生的纠纷的是睿智公允的裁判。相反,它已经沦为推行极端右倾日程的又一工具,让美国陷入了少数人的统治。 

不要忘了,在2016年选举中,特朗普比希拉丽克林顿少获得300万张选票,而共和党尽管控制着参议院,他们获得的总票数仍然要少于民主党候选人。

类似地,在美国众议院,共和党的席位多数优势远大于实际总票数比例,主要原因是2010年人口普查后对他们有利的选区重划。

2000年,最高法院裁定小布什担任总统。

和特朗普一样,这位总统的票数也没有对手多。

如今,最高法院又支持了共和党的选区重划,以及抑制更有可能投票给民主党的群体的共和党立法。 

在短短几天内,最高法院发布了4项决定性裁决,这些裁决简直是专为未来多年的反自由的特朗普主义而设。

商有 商治 商享

最高法院本周的第一项令人诧异的裁决发生在俄亥俄诉美国运通案(Ohio v. American Express)案件。

最高法院以5比4裁定美国运通向接受运通信用卡支付的商户要求反竞争合同合法。

加剧不平等

我在向最高法院提交的非当事人陈述中指出,美国运通为其反竞争行为所做的辩护完全是经不起推敲的。 

裁决书由最高法院最坚定的右翼成员克拉伦斯·托马斯撰写,它体现了对经济学的深深的误解,反映了僵化的亲商意识形态立场。总而言之,裁决是垄断力量的一次大胜。

参与类似的反竞争行为的大公司现在可以更进一步固化它们的市场主宰力,扭曲美国经济,加剧美国已经畸高的不平等性水平。 

工会丧失言论自由权

同样邪恶的裁决是雅努斯诉美国州、县和市雇员联合会案(Janus v. American Federation of State, County, and Municipal Employees)。

该案也是5比4裁决,最高法院禁止公共部门劳动合同要求政府员工向代表他们进行谈判的工会缴纳费用。

美国的雇主和工人之间已经非常不平衡,而高等法院让前者进一步扩大了优势。

现在,自私的工人可以搭同事的便车享受工作环境的改善和薪资的提高;而如果这样的工人足够多的话,工会也将因为没钱而被进一步削弱。

工会的目的是坚守能推动工人利益的政治立场。

允许企业政治献金

要确保它们所持的政治立场反映大部分工人的意见,工会需要进行民主选举。

但是,5位签署赞成意见的保守派法官却给出了令人难堪的观点——迫使工人付钱支持他们不赞同的观点,违反了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权。 

不要忘了,在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2010年)中,最高法院裁决第一修正案允许公司不受限制地为政治运动献金。

因此,在最高法院保守派看来,公司可以支持有悖于多数股东和工人的观点——后两者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话语权——但工会不能表达哪怕是一个付费成员所反对的观点。 

剥夺妇女权利和伤穷人

最高法院保守派在美国家庭和生活进步研究所诉贝塞拉案(National Institute of Family and Life Advocates v. Becerra)中也类似的对第一修正案的邪恶解读。

在这个又是以5比4通过的带党派色彩的裁决中,他们认定州不能强迫有执照的生育健康中心,告知患者可以选择堕胎。

根据这一观点,言论自由包括不说某些事的自由,即使你号称是合法医疗提供者。 

根据这一极端观点,烟草公司不必披露吸烟有害健康、银行也不需要披露全部费用明细。在过去,对于同样情况,最高法院会寻求言论自由和其他同等重要的权利之间的平衡。

但在这例子中,完全不存在这样的平衡。原因很简单:作为极右翼的工具的最高法院为了推动共和党的算盘,不惜剥夺妇女做出与她本人健康息息相关的知情决定的权利。 

多年来,州层面的共和党一直在炮制各种措施让增加妇女堕胎、甚至了解堕胎的难度,而这些政策对穷人的危害尤其巨大。

但如今,肯尼迪已经退休,在标志性的案件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1973)中获得承认堕胎本身的权利将成为保守派的眼中钉。

如果这一权利被推翻,共和党控制的全美各州一夜之间都将拥有权力否决妇女早已获得的、第十四修正案授予她们的隐私和身体自主权。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200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