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丰机构的股东大会/万年船

我曾在之前的专栏,提到利丰机构(LCTH)上市的最后一次股东会议,看来我是理解错了。

利丰机构在6月7日发出通知股东开会事项的文告,文告里说开会日期是6月29日早上11时半,而在志期6月22日的股东记录里的股东可以出席会议。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有幸参与这最后一次会议,不想错过它的临别秋波。

不过,我等了许久,没有收到它的会议通知和年报,再去大马交易所网站搜寻,也没看到有年报刊登。

过后一忙就忘了跟进,直到开会当天我才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去。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公司的选择性资本回退,已在5月31日除权,6月8日付给每股58仙,我也证实收到这笔付款。

那么,收到钱的我,还是股东吗?

由于不想白跑一趟,我找出公司电话,拨去办公室,希望有公司秘书或负责人可以解答我的疑惑。

或许是我幸运吧,接电话的人,刚好可以解答我的疑问,让我不至于白跑。

利丰机构已在6月27日除牌。

股票被强制收购

果然,我的股票在公司发出58仙付款以后,已经被强制收购了,到了6月22日,我已经不是公司的股东,理论上是没有权利出席会议。

公司之所以在6月7日发出股东开会通知,是因为必须根据上市公司条例所做出的信息披露,到了6月8日,公司大股东富裕企业(FU YU)完成收购,公司也发出一份文告,宣布富裕为公司100%股东,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小股东的股票,已经被富裕强制收购了。

没有了股票自然不是股东,公司也没有义务寄年报给我们,也没有必要刊登年报在交易所给“唯一”股东查阅。

再加上公司在6月27日除牌,因此29日的股东大会就算有召开,也是富裕100%股东的闭门会议。

美中不足的是,公司在除牌前没有在交易所多放上一个文告,说明该股东大会只是开发给唯一股东(富裕企业),其他小股东已经不是股东了,无须也无权出席会议,因此不必舟车劳顿前来开会。

我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靠一个电话就解决了我的疑惑;据说有股东在当天真前往开会,吃了闭门羹,实属不幸。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7月的股东大会较为平静,其中有乔治肯特(GKENT)在7月9日召开股东大会,这只大股东和纳吉关系密切的公司,未来发展颇让小股东充满兴趣和问号。

7月10日是PPB集团的特别大会,商讨派红股事宜。

11日有安联银行(ABMB)和JKG置地(JKGLAND)的股东大会。

7月12日是久违了的云升集团终于回来吉隆坡召开会议。

最新报道

小威登男性杂志
加注女人惹争议
引流至中俄尼国电讯公司
谷歌遭骇客骑劫数据
印尼恐怖吸毒替代品
青年拾卫生棉煮水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