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主义麻烦制造机/安妮·O·克鲁格

为避免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材征收25%的关税,一些国家同意对自身59种钢铁产品实施出口配额制度。同时政府也宣布,使用钢材作为生产原料的美国制造商,如果无法从国内获得所需特定产品,可以向商务部申请免关税。

特朗普或许觉得对国外强制实施出口配额,并向国内进口商提供豁免,对美国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是有利的。

但事实其实并不遥远。在政治上,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对盟国的出口产品征收关税的做法,已经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地位。

但特朗普关税的经济后果同样令人担忧。由于美国钢铁价格,已经上升到比中国或欧洲高出50%的点位,使用钢铁作原料的美国制造商,正面临着更高的成本以及很快出现的短缺。

或失19.5万岗位

事实上,面对着即将升高的成本,一直被视为美国标志的哈雷摩托车公司,最近宣布会将部分生产转到美国境外,以规避欧盟的报复性关税。

随着美国制造商的成本超过其海外竞争对手,美国消费者也只能支付更高昂的价格。为此,他们将限制或延迟购买,并至少会将部分消费转移到因为关税而显得相对便宜的外国制造产品上。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估计,仅对钢铁征税一项,就可能会在未来三年内,摧毁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行业的19.5万个工作岗位。

除了关税的明显后果外,出口配额和豁免的引入也将产生潜在的影响。例如,韩国已同意将其对美国的钢铁出口限制量在2015至2017年水平的70%,这就提出了如何管理这种配额的问题。无论是韩国政府还是美国海关,总得有人去监控和限制59种钢铁中的每一个品类。

假设这事由韩国人来做,美国海关官员要么必须信任他们的数字,要么承担重复执行配额所需监测工作所需的费用。无论采用哪种方式,都会产生更高的成本和延误,因为每个韩国出口商都必须拿到针对每种类型钢铁的运输批文。

如果这种出口许可制度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运作,那么美国进口商和韩国出口商将别无选择,只能在年初赶紧下单;又如果韩国当局决定在企业之间分配配额,那可能必须将每家企业的配额与2015至2017年间的出口份额进行匹配。

缺乏动力抢新客

但既然配额已经固定,韩国钢铁出口商也不会在美国市场上进行竞争。根据过去世界各地使用配额的经验,可预测的结果将是品控水平下降和交货时间延长,因为出口商缺乏去争夺新客户的动力。

而关税豁免也会产生类似的破坏性影响。

截至6月底,商务部已收到2.1万份豁免申请,预计今年将增加一倍。处理这些申请需要时间同时还会引出更多复杂事务。

“美国优先”政策弊大于利

由于寻求豁免的企业必须就每种类型的钢(有时唯一的区别只是组件的形状)单独提出申请,而且还得每年重新申请,令到事情只会更加复杂。

商务部已雇用约30人以期在90天内处理完这些申请。但申请还必须公示30天,如果有美国钢铁生产商表示可以生产相应的钢种,申请将被拒绝。

截至6月21日,最初这2万份申请中有9000份已被公示审查,42份获得豁免,56份被拒绝

在实践中,该系统允许任何美国生产商阻止免税进口其认为可以生产的钢构件。可当这种管理方法已在世界其他地方应用时,它导致一些企业声称自己具备(令人生疑的)生产能力,却不去考虑质量,价格或交货时间。

施压许可颁发机构

而在特朗普政府这件事上,也有充分的理由怀疑那些审查这些申请的人,是否具备必要的鉴定资格。

在这个新的保护主义时代,获得关税豁免的美国企业和获得配额的韩国企业,将以很低的成本获得宝贵的产权。

这将使企业更有理由去游说,并以其他方式对许可颁发机构施加压力,使这一过程更加复杂化并增加腐败的可能性。

即使将决策权移交给独立机构以防滥用,这样做也会使这一过程变得更加复杂和耗时。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将导致国内供应商更多的失实陈述,品控水平下降,官僚主义拖沓以及对潜在新竞争者的更大阻碍。

此外,一旦征收关税或配额,其他生产商也会开始要求得到平等的保护主义措施,这可能是特朗普现在威胁要对汽车征收额外关税的原因。

一旦这种做法蔓延开去,就不知道它会在何处停止。

特朗普政府已经削减了税收并减少了规管以期提高生产率。

但是,通过对美国制造商和世界施加关税,配额和税务豁免制度,它将产生相反的效果:竞争减少,价格上涨,服务更差,创新不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