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赢不成宁双输?/胡逸山博士

众所周知,我当年在美国念了好几个学位,其中就包括了工商管理硕士。

坦白说,当年之所以念这个学位,主要并不是特别对“做生意”有兴趣,要去学点美国人什么比较“科学”的做生意手法云云。

想要搞点生意做,那反而是自己出来社会“打滚”的这些年来,越来越觉得不做点生意、赚点比较像样的钱,而只一味打工的话,工字不出头,不但需要很大程度地仰人鼻息(我的性格又比较倔强,除非你真的在品格与学识上让我钦佩,否则我难以“服气”,听你的、跟你的),现在与以后的生活质素都难以保证。

到底这是一个市场与资本挂帅的社会,全球皆为如此,没有一点“像样”(定义不一,只能体会)的钱,哪里都走不通。

说回当年也念了个工商管理硕士,主要也还是所谓的“陪太子读书”。

这话怎么说呢?因为我当年在大学时有位来自香港的同学,我们在我念的其中一个工程学主科里算是同系,后来也同租一间房子来住。

他出生成长于香港五光十色的深水埗区,从小经历过就在住家楼下附近街市的“风风雨雨”(是否如影片里所描述般的“刀光剑影”就不得而知了)。

有一天我们谈起以后各自的事业前途,他忽然爆出一句:“社团也还是要有人管钱的!”当然,“社团”这字眼,在香港是有其“独特”意义的,说白了就是黑社会团体的代名词!

因为香港执法当局这些年来“打黑”力度很大,据称连如自称为黑社会成员也赫然会触犯刑事罪,所以“社团”便成为一个令人“心领神会”的名词。

在我还没回过神来时,香港同学已经补充了:“我以后回香港可以当社团的财库啊!”

啊,原来他想好像《教父》电影里的一位如是的角色吗,当黑手党的“顾问”(意大利语原文里的意思好像包括掌管财库、法律事务等)。

起初还以为他是说笑的,不过大家越谈越兴起,他还说什么要把先进的管理手法带入“社团”云云。

后来话锋一转,便谈到了如真的要如此做,那不就应该先读个工商管理课程?

这位香港仔真个很有香港人的拼搏精神,坐而起行,真的去报读工商管理,还硬把我拉去一起读。

所以我最终也算“陪读”出一个工商管理来了。

振兴美国制造业,是特朗普政策的核心之一。

独赢最好

香港同学也说过另一句话,“如果能够独赢最好,不行也要双赢,最怕双输!”

当时听起来没什么,不过近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政策,的确让我想起这句话的实践。

特朗普当然是希望美国在贸易上以及制造工业上能够独赢,这其中就包括把一些美国在海外的厂家拉回美国去,把美国的制造业重新振兴起来。

但坦白说,当年跑到海外的美国厂家,彼等在海外的事业应该也不是最为高科技或最具有增值的。

把这些厂家拉回美国,令海外一些国家赫然面对美资撤回,而美国本身也没有因此而更具竞争力,那这不就是双输吗?

至于香港同学啊,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美国打工,看来对他与对美国来说,可都是双赢吧?

最新报道

李文材:未依作业程序
私酒含甲醇危害健康
妻:太久没开车
中年失控撞屋毁墙
尿液感染情绪不稳
换肝老师梁沣频医费陡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