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衰败了美国(第3篇)/潘兴才

特郎普就任总统后,国债增长正在猛升中。

美国国库署估计:在2018财年它要再借9550 亿美元,2019 财年 1.083万亿美元,及 2020 财年 1.128 万亿美元。(美国财政年度是日历年10月1日至第二年9月30日)。未来三年将一共需要再举债约3万亿美元。这是非常保守的估计。

从过去几个财年报告来看,由于2019 财年开始大幅度减税(在未来十年内减税1.5万亿美元),未来三年真实的新国债预料将超过3万亿美元,而甚至达到5至7万亿美元左右,或在未来十个财年内国债总额将增到30 万亿美元左右。

在美联储缩表(最少缩减约3万亿美元资产)时期内可能发生流动性(银根)危机的关键时刻,有谁会购买这3万亿美元新国债?再加上美联储将抛售的另外约3亿美元旧国债,近期内将一共有6万亿美元国库债券开始流向债券市场。

在国外的美国资金会回流耒接手吗?同时,利率又不断地上升,国债市价跌跌不休。如果找不到国内买家,国库署就必须向外国买家拍卖国债,如中国、日本、德国等储蓄大国。可是特朗普总统为了减少贸易赤字,已开始对它们,特别是第一大债主中国,採取单边主义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发动贸易战。这是美国对首要的外国债主展示敌意或仇视的态度,有如歹徒为了不还债恫言要把债主消灭掉。

持有约1.2 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的中国已间接示意不再增购。盟国日本和德国也已动搖了对特朗普总统的信任,会否对美国也见死不救?特朗普似乎不知道:削减贸易赤字就是削减美元对外的输出,从而削减信贷供应并会加速债务泡沫之破灭。这不就是一种自殘行为?自我损害美元霸权地位?在美国国债的供应远大过于国内外需求的情况下,美联储又进一步紧缩流动性和接二连三地调升利率,国债会否逐渐沦为垃圾债券?美国会否对国债失信违约?

特朗普要滥印美元还债?

从较早前特朗普在竞选总统前后对美国国债的谈话来看,他早已公开有不还债的意图。他曾说,“首先,你(指美国)从来不需要违约,因为你可以印刷美钞(来还债),我不屑告诉你,好吗?”

数个月后,他又说,“我将借债,早已知道:如果经济撞毁,你(债权人)会来做一场交易。如果经济良好,那就很好。这样,所以,你不会损失。”

从直接引述的谈话可看出他对债务的态度:如果美国借债超过它的偿还能力,他将印刷美钞来还债或者与债权人谈判交易,不还或少还钱给债权人——完全露出奸商有意赖账的嘴脸。

紧记:美元钞票只是一张白条,完全不是一种价值的贮藏(Store of Value),正如空白的“一触即通”卡 。给美元充值的是对美国出口货物的国家或地区而把美元变为一种价值的贮藏。结果,作为存款者它们比美国本身更加捍卫存放于美国银行的美元的安全。在美元的替代货币尚未出现前,它们对美元又爱又恨,将何去何从?它们已跌入美元陷阱而沦为美国的俎上肉。

所以,特朗普说,如果美国不还债,债权人会来作一场谈判还债的交易。

过去事实告诉我们:每次美联储加息或收紧流动性和政府削減征税率时,美元汇率总是强势上升,海外资金兑换为美元而涌入美国,发生所谓的美国对外国剪羊毛的效应或美国运行“吸星大法”。可是今次美国似乎一条羊毛都没剪到,美元汇率不升反跌!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已认识到美国信用越来越不靠谱?持有美元的高风险!

美元信任危机之跡象已出现?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行的“去美元化”运动已开始成效?

最新报道

IJM置地和Amona发展联手
推介SURIA PANTAI可负担屋
公积金局求售波德申酒店
享年84岁
“光纤之父”高锟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