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落魄,改革无望?/胡逸山博士

巫统在我国政坛叱咤了七十多年,其中六十多年还是处在执政联盟里的主干政党位置,即使是在世界政党史上,也不可谓不威风。

在巫统成立初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完约一年,英国人虽算是胜利者,但无论是其大不列颠本土抑或遍布海外的各大小殖民地,大多皆元气大伤,整体国力大不如前。加上之前日本曾一度击败英海外帝国,所以在各殖民地普遍漫生了一股争取民族以至国家独立的气氛。

巫统当年的政治斗争目标,即为马来民族捍卫各种权益,进而争取英国人退出马来亚,让本地得以独立。当然,这独立后的马来亚应该是主要由马来族来主导抑或本地所有主要民族一起主导,当年也曾在巫统里引起巨大的辩论,最后导致其主张巫统开放党籍给所有马来亚人的创党人拿督翁退党。从此巫统一锤定音,是要以马来民族为本地的政治主导者,即使是表面上也找来几个所谓代表其他族群利益的花瓶党来装饰一下,摆出一幅好像多元共治的美丽场景。

分配政治利益的机器

巫统在后来所面对的主要党内危机,当数三十年前的那场党争,时任首相马哈迪医生对垒欲挑战主席高位的前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姑里在以些微票数败选后入禀法院,揪出一些程序上的瑕疵竟也赢得直到那时还算相对独立的司法当局的首肯,把巫统的政党注册取消。马哈迪凭着当年的执政优势,当然很快得以重新注册、组织巫统。所以今天的巫统,严格上来说应该称为新巫统。而姑里离开巫统搞了几年反对党后完全不见效果,也只好灰溜溜地回流巫统了。

至于巫统这些年来所面对的最大党外考验,当然也还是刚过去的这场大选。巫统本来的如意算盘是拉拢与其他反对党越走越远的伊斯兰党,让后者得以在大选中在大多数选区上阵,从而分散反对党阵营的得票,那么传统上获得最多马来票的巫统即可胜出。不料伊斯兰党分散的竟然也还是巫统自己的铁票。无他,这些年来巫统已演变成一个分配政治利益的庞大机器,而这些利益在许多时候又被精英们所把持,没有真正“渗透”到基层,所以在投票时许多不满便被反映了出来。

现在巫统的最新党选结果,原任署理主席阿末扎希当选主席,这充分证明了巫统上下仍然没有下定彻底改革的决心。虽然巫统仍然是国会里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但随着其党内以至友党们纷纷众叛亲离的困境,巫统未来何去何从,也还让人拭目以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