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优先影响深远/胡逸山博士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为迫切的军事需要,所以动用庞大的资源大事发展军用工业,制造许多战机大炮船舰,立时推上战场,为其在欧洲与太平洋战场上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贡献良多。

战后,这些军工实业大幅度地转为民用,为美国的现代工业发展奠下了厚实的基础。

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原先既已颇为民主自由的社会,经历了更深一层的变革。

除了广为人知的黑人民权运动外,美国当时在社会经济的改革方面也影响深远。其中,如劳工的待遇、福利等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保障,环境保护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

这无形中就加重了商家们运营的资本,再加上当时美国高昂的税率与欧洲诸国不遑多让,让许多大小商家们叫苦不已。

而当时如东南亚一带的发展中国家,走的是资本主义路线,但却短缺资本,唯劳工、土地等成本倒是颇为合理,各种监管也没美国来得严。

所以,一些美国商家从那时起便陆续把一些特别是工厂、生产线等搬到包括本地等东南亚国家,后来也到中国大陆去。这就开展了整个东南亚的工业化进程,一直持续至今。

这在美国本土,陆陆续续也造就了许多失业。当然近年来美国自身经济不振,在海外的美资也相应的萎缩,令相关的美资目的地也受到影响。

而美国在社会经济上多年以来,的确有两股相互较量的意识形态。一股认为美国应该提倡与拥护自由贸易,鼓励美资在世界各地流动,也欢迎外资在美国落脚,至于贸易方面,则应该因应“比较优势”的原则,美国得以合理的成本自己生产的就自己生产,否则就从外国入口。

这是世界其他地方较为熟悉的美国态度,在纽约、洛杉矶等大都会普遍都有这种想法。

但美国国内特别是在较为偏远、贫穷的州属,却也有另一股社会经济看法。

与盟友产生矛盾

彼等认为一切应该“美国优先”,美商应该减少在海外设厂,而是把厂搬回美国本土来,把当年被取消掉的工作岗位重新建立起来,为一些死气沉沉的地区打造就业机会。

而美国本来就应该是世界的大工厂,制造产品来卖给全世界,而不是向世界各地买东西造成贸易赤字高涨。

而成功把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推入白宫的,也主要恰是这第二股看法的拥护者们。所以,特朗普当然也必须顺应他们的“愿望”,要减少贸易赤字,鼓励美国厂家回流等。

为了这最后一点,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年多以来,也推出了如大幅度减所得税、放宽监管、提高关税等措施,力图把“美国优先”作为其主要的国策。

但如此一来,当然与其他无论是美国盟友或宿敌的国家,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最新报道

张曼玉再露脸
网民喊:吓哭了!
2000难民大军抵边境
5800美军严阵以待
罗兴亚人示威拒返缅甸
孟国遣返计划被迫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