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得先忍受孤独/许国伟

民政党退出国阵,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关键在退出的时机。

因为,退得早,不如退得巧。

在砂国阵4党宣布退出国阵后,国阵已经名存实亡。民政党在砂国阵瓦解后跟着退出,也是一个不过不失的时机。

但是,这个时机其实还有其他考量。

决定民政党在国阵命运的中委会,是在6月23日,刚好在巫统党选的提名截止(6月17日)及党选成绩出炉(6月23日三臂膀组织及母体6月30日)的中间。

巫统党选影响国阵走向

巫统毕竟是国阵老大,巫统新届领导层,将决定了巫统会不会改变,是走向改革与开放,还是走回老路更保守?这都会影响未来国阵各仅存的成员党,彼此的合作模式。

如果巫统依然鸭霸,依然没有国阵精神,那么民政党留在国阵也就根本没意思。

从巫统党选提名截止,民政党可以观察到巫统未来由谁领导,会有哪些可能出现。但政治一天都太久,巫统党选依然充满变数。因此,民政党如果在观察了巫统改选成绩后,在下一个月的中委会,再决定是否退出国阵,或许也是一个时机选择。

根据报道,民政内部有提出“脱阵策略”,就是要等巫统再次鸭霸时,才大举反击及退出国阵。这策略的考量,说白了就是挑对时机,让民政退出国阵退得有价值,退得有舆论效应,退得能发聋震聩,而非退得轻于鸿毛,退得船过水无痕。

那么,民政党在这次中委会,就公布退出国阵,这时机对吗?达到效果吗?

毕竟,民政退出国阵后,就必须单打独斗,这次退出国阵,时机对就是未来再战江湖的起点,时机不对就是退出江湖的终点。

不管是起点还是终点,退出国阵已经是事实。民政是多元种族政党,要如何继续走下去,至少有四个槛,是要跨过去的。

1. 仅靠党产资源,是要继续维持全国政党,继续在全国活动,或缩小规模集中力量锁定特定州属的选区,开始深耕?

2. 民政要选什么选区深耕?是城市地区还是半城乡地区?固然这是非常艰难的,但这反而可能是民政党未来能突破的地方。

3. 民政未来的对手是谁?盟友是谁?未来民政党需要忍受相当日子的孤独,因为对手显而易见,但盟友仍需慢慢找。

4. 民政党即将迎来的党选,会否有激选的竞争?又是谁领导?怎样的领导作风?这都将左右民政党接下来的发展。

政治就是如此,有分也有合,过了半个世纪,国阵回到了联盟,民政党回到了单打独斗的时代,就看未来历史是重演,还是改写。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