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底气源自自足?/胡逸山

人类之所以需要贸易,其实就是传统经济学上有关“比较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概念的实践,即基于各种天然(气候、地理等)与社会经济(技能、成本等)原因,世界各地分别有各自较为“擅长”(capable)或“适合”(suitable)生产(produce)的原材料(矿物、能源、农产品等)、制造(manufacture)的成品(如机械或消费品等),甚或提供的服务(如医疗、娱乐等)。

一地自身未能直接如此取得的,便通过贸易与其他需要该一地所能供给的进行交换,如此方能达致经济上的最有效。

而所谓自由贸易,即各地纷纷废除或至少最大程度地减低出入口关税以及其他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如检验检疫等),令贸易得以更为畅通有效。

但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自身也是一位成功的商家,但看来是不信这一套经济学实践的。他一上台次日,就宣布美国退出之前主导了多年的、提倡自由贸易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A)。

近日,美国更发动同时针对中国、欧洲,甚至其多年来密不可分(连电话的国码都共用)的邻国加拿大的所谓贸易战,即大幅度提高彼等出口至美国的多项货品的关税,理论上是为了减少美国相对于彼等的贸易赤字(trade deficit,即美国出口至彼等的金额远低与反方向的贸易),当然触发彼等的相应报复行动。

跻身净石油出口国

到底特朗普敢于同时发动如此多战线的贸易战,其底气来自哪里呢?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各方面也还是极为得天独厚。在天然条件方面,它有着本土四18州大片肥沃,而又气候相对温和的农牧地段,蔬果肉类等的生产一应俱全。

还有颇为丰饶的媒、铁、油等矿产能源,即便在东西两岸近海以及墨西哥湾也有大片的油田。

而当年从沙俄手中便宜买回来的第49州阿拉斯加,更加是蕴藏着大量油汽与其他矿产,大大地弥补了它在农牧方面因为几乎常年冰封而未能蓬勃的发展。

以前,多届美国政府因为环保份子的压力,以及把阿拉斯加当着是个美国最终的“储备库”,故未能最充分地开发当地的天然资源。

特朗普可是不吃这一套,上台不久便实质上允许了可谓是“阿拉斯加大开发”的做法,如批准了之前被冻结的从当地建输油管到美国本土的计划,再加上其本土的一大片地区,近年来也出产岩页油,所以,美国已然不需要如过去几十年般依赖主要是中东的石油入口,反而令人刮目相看地成为净石油出口国,与中东国家、俄罗斯以至南美等传统石油输出国一争高下。

科技研发遥遥领先

在社会经济方面,美国人普遍受教育程度高,上大学就读的几乎就像在他国里上中小学般的普遍。

而在高科技研发方面,美国的投入与收获,也是遥遥领先于其他任何国家的,著名的网络“圣地”矽谷即为一例。

我当年就在附近念书,亲身体会到如放弃大学学业,出来科技创业者得以在短期内致富的经验,好不羡慕。

而美国消费者的购买能力,更是世上首屈一指的。当年我就多次亲眼目睹,大多美国人不是到普通做零售的超市去购物,而是直接到几乎可说是做批发的大型货仓去买大批大批的货品的,塞满了整部货客双用车才“甘愿”离去。

所有这些与其他,在很大程度上造就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得以自给自足,无需依靠入口。

以后再谈美国经济美中不足之处。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