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人物和消费主义/黄子伦

公众人物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在各种媒体看到的人物,他们可以是因为各种原因被摆上台,民众也可以为了各种原因去崇拜他。不过不变的是,他们的吸引到的镁光灯和鲜花掌声,都是民众赋予的,哪怕背后是有庞大的财主在资助。

那么公众人物凭什么可吸引这么多人注意?

我从最近的政治讨论热潮察觉到一个现象——就是不能随便和任何人讨论政治话题。如果是在投票日前,而且彼此持有不同看法的话,就要更加小心翼翼。这恐怕是拜人们在讨论政治课题时,肾上腺素过度分泌所赐,非常容易动气。一旦深入讨论(争吵),我发现大家并不是关心阵营之间的差异、某项政策的利弊、或者某位政客的能力高低,以及所有论据。

大家在争论的都是自己的道德价值观。

因为你推崇廉洁,所以你支持承诺肃贪的候选人。那位候选人成了廉洁政治的象征,也是你的价值观的化身(拟人化)。所以当有人抨击你的候选人时,你的愤怒并不是候选人被攻击了,你的愤怒是因为你追求廉洁的价值观被蔑视了。

支持对象以感性居多

一言以蔽之,我们支持的对象更多时候是我们心理层面的延伸,以感性居多。试想想,如果完全理性,我们为什么要支持国家队,而不是支持最强的选手?为什么当足球员离开悉心栽培他的俱乐部时,会被当地球迷们冠上”叛徒“的骂名?为什么有些人表面是国家英雄,当被发现没有登记成为选民,会引起这么多怨气?

也因为我们的支持是感性的,我们才会在台下撕心裂肺地呐喊、才会在电视机前手舞足蹈狂欢,才会在球队胜利后转身和朋友说“今天我请客!”。

也因为我们的支持是感性的,所以台上的公众人物可以凭着不符合黄金比例的笑容代言一堆产品、收取可观的赞助费,甚至是可以找人代笔写自传拍电影卖成功学,以及一堆琳琅满目的周边产品。

因此,当公众人物可以凭着和他们的专业根本毫无关系来获得更多资源,他们的言行举止自然就会被放大来解读。公众人物可以选择他们的政治倾向,爱国情操,以及一切他们自己认可的价值观,而支持者们也有表达他们满不满意的权利。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的考验。玩得好,自然就能得人喜爱。例如,台湾羽毛球选手戴资颖为了参加在台湾举办的世界大学运动会,选择了放弃同时期举办的格拉斯哥世界锦标赛。赢球赢民心,值得各位公众人物借鉴。

玩得不好,只好自认倒霉。责怪群众不理性,就是撒泼打滚,自毁前程。君不见人家刘德华被揭发已婚后是鞠躬道歉,继续努力工作贡献自己的能力,重新塑造“好男人”形象,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人物。某廉价航空公司老板,变天前后两个样,就是公关管理的反面教材。

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几乎任何事情都可以拿来消费,也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消费。公众人物自己和他们的形象也是消费品。当民众买了产品,或付出了真感情支持你,不满意或感觉被出卖,当然可以投诉,也可以谩骂。我们应该保护消费者权利。也许我们可以要求的,是消费者在投诉时,要专业一点,有针对性一点,不要总是用符号来代替语言。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