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的不了情/黄子

敦马哈迪医生下台后,忘不了他的2020宏愿。接手的阿都拉也没忘记;连纳吉也没遗忘,只不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办不到加上两人闹翻,干脆推到30年后的2050年天边去。

2020年只剩一年多,敦马老骥伏枥也无法使宏愿成真。他推迟5年就能一了宏愿情缘吗?巨大的宏愿难了,敦马仍有几段情缘未遂。

竞选宣言首相不能兼任财长,他挑了教育部长。教长为旧时巫统强人拜相必经之路,但他已走过,毋须重走,何况这是希盟不是巫统,全无必要。独挑教长,看来应该是昔日他逆民意强行推动的英文教数理被废,才是情之所系。

当时华社反对是担心英文教数理乃改变母语教育的前奏,温水煮青蛙之策;马来同胞则担心国语地位受损。如今马后炮,英文教数理是与国际接轨,非为削弱国语或逐步灭掉母语教育。

实际上,英文教数理以及提升英语水准,若是师资问题解决,诚为好事。和平崛起的中国其商品能够Floor the world,绝对不只是全世界人都钦羡伟大的中国文化,人人都像金融精英罗杰斯的两个女儿会背唐诗宋词。

今日中国人的英语,美国式就美国腔,英国式就英国腔,没有我们的lah lah lah,也不是新加坡的“新力斯”。现在不只是留学海外的中国人英语顶呱呱,在本土许多中国人也用洪荒之力拼英语。中国学生的数理之强已非马新华裔可比,再加英语,如虎添翼。我们的中文再强,要同中国人竞争,始终处下风;若英语也不行,那还有什么可比的?

语文优势须重振雄风

老马在压力下从善如流,没有强取教长。相信马智礼除了要让学生快乐学习、老师快乐教学,也会看到英语,这个马来西亚原有的语文优势必须重振雄风。

国产车是敦马一辈子用情最深的项目,也是他情伤最重。他无时或忘,此番重返他最师从的日本,立刻感情大迸发,宣布要再来一个。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世局大变,汽车制造业都面对空前的环保能源挑战:电力车、水力车、无人驾驶、能飞的汽车等新科技等等。传统的油、汽车,倒闭、萎缩的裁员,或被收购或合并。以工业革命领先世界的大英帝国,自废武功去工业化后不必说;欧洲国家大如法国的汽车工业也只有萎缩的分儿,意大利等而下之的更没话说;即使是德国,也是压力极大。传统的汽车工业日过正午,且大多已过下午3点钟了——除非科技上能有大突破,否则转瞬夕阳西下矣。

我们的国产车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的骄傲尊严及各方利益,一再错失嫁人良机,已是人老珠黄,最终总算有个归宿,国人才松了一口气。不意敦马一到日本,竟又祭出要再打造国产车大梦,换来恶评如潮,他才改口由私人领头。这样消耗国力,风险奇高的工业,还有哪个头脑发烧的企业家会做此大梦?

幸亏土团党议员没有超过希盟的一半,要不然敦马说不定就能在他任内一了国产车情缘——国家再遭一劫。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