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升息拖累全球复苏/胡逸山博士

就在世界各地还沉醉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所召开的峰会,所带来的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东北亚和平进程的兴奋气氛中时,美联储(相等于其中央银行)在很大程度上却为世界的经济复苏进程泼了一大盆的冷水。

美联储的公开市场委员会,日前把其贷款给商业银行的联邦基金利率调高了0.25%,从1.75%伸到2%,是为本年的第二度加息,上一次在不过三个月前。

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正以“坚实的速度增长”,失业率“下降”,家庭消费也“升起”,所以是时候再次调高利率了。

今年还有两次

而且,美联储还直言今年内会有多两次升息。

至于我以前解释过的美联储最为“敏感”的美国通货膨胀率,则维持在2%左右。

众所周知,我近年来对美国美联储的加息也颇为“敏感”,因为认为如此做法会遏制不止美国、甚至全世界的经济复苏。

外资撤出发展中国

上述的“坚实增长”的美国经济,今年预估是2.8%左右,在发达国家来说已然很不错,但相比于发展中国家的近双位数的增长当然还是有些距离。

然而,因为投资风险较高的发展中国家,彼等的经济发展在许多时候需要依靠来自发达国家的资金,美国的升息会把许多资金拉回整体风险较低的美国,所以前者的经济增长还是会被后者的升息所拖累。

而这些回流到美国的资金,绝大多数也不是拿来真正发展经济事业,而大多是拿到金融市场里去炒作,再次为美国经济吹起越来越大的泡沫,就如以前好几场环球金融危机的前夕般的状况。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现阶段以至未来好一段日子里,美国美联储升息是“损人不利己”的做法。

大马升息有两难

就拿本地为例子吧。本地自政坛上赫然变天以来,一向来也许已然习惯前朝政商勾结、“闷声发大财”手法的外资,因为一时未能适应新政府连串改革以至更为公开透明的行政措施,有好一部分陆续撤出本地。

那现在可好了,美国美联储宣布加息,那么外资的撤离肯定更为加快速度。如本地要在某种程度上予以“抗衡”的话,那么国家银行也必须相应地加息。

但一方面本地如此的做法相对于美国这世界规模第一的经济体,可谓杯水车薪,效果可能未如预期般的好。

另一方面,本地本来就很高的银行利率如果再行调高,那么本地特别是中小企业经商成本就更高企,对本地还待复苏的经济,肯定造成重大影响。

想到美国美联储只在今年内就还会有两次的加息,心里就不寒而栗。

就好像近日有好几位世界名人因为摆脱不了忧郁症而走上自杀之路,美联储实在有必要再行三思其对通货膨胀率的困扰(obsession),以免美国以至世界经济也被带去一条不归之路。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