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不会/沈小珍

首相敦马上任后第一个官访的国家,是他于80年代倡议“向东学习”的对象国——日本。

在日本,他重提日本职场道德价值观、大马2020年宏愿、东亚经济共同体(EAEC)以及国产车等课题,让人错觉时光倒流,重返80年代,那个日本意气风发、大马虚心讨教的年代。

对于敦马来说,那些关键词象征着未圆的梦;对于日本人来说,那是他们对这位马来西亚领导人的记忆的接轨。

20多年前,我在横滨的商店街闲逛时,有位店主问我从哪里来,我信口回答“马来西亚”,心想他可能不知道马来西亚在哪里,没想到他“哦”的一声:“你们的首相马哈迪是位优秀的领导人。”

举债手法异于前朝

那些年,敦马在日本颇具盛名,就算退了位,依然受邀在日本主办的国际论坛上发表演说。如今敦马重新掌权,探讨合作的国际伙伴自然少不了日本。

向他国举债减缓经济压力,前朝和现任政府的手法各异。 敦马不借中国钱,却向日本借贷,因为前者大方,大马越借越多,落得债台高筑,而后者的低息贷款有助缓解外债压力,虽然日本不复当年荣景,但念在一甲子情谊,借不借有得商量。

当年敦马引领全民迈向2020年宏愿,基于接棒人没有接力推行,如今宏愿须延后至2025年才有望落实,而有意重新推展国产车的课题引起最大回响,国产车是否真正推动马来西亚汽车工业的发展和技术转移?人人买得起的国产车,是否有素质保证以及纾缓城市的交通问题?我们从第一国产车的兴衰成败学到了什么?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历史哲学》的绪论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学到任何教训。”

莫忘初心从善如流

他提出:“人们惯以历史上经验的教训,特别介绍给各君主、各政治家、各民族国家。但是经验和历史所昭示我们的是,各民族和各政府没有从历史学到什么,也没有依据历史上演绎出来的法则行事。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环境,都具有个别的情况,使它的举动行事,不得不全由自己来考虑、自己来决定。当重大事变纷呈交迫的时候,一般的笼统的法则,毫无助益,回忆过去的同样情形,也是徒劳无功。一个灰色的回忆不能抗衡‘现在’的生动和自由。”

他认为,就像人不可能两次跨入同一条河流,国家每一次碰到的局面都是全新的、独一无二的,所以不可能固守教条,照搬历史经验。

价值观和智慧可以世代传承,营运手法则须与时并进 。一家成功的百年老店来到今时今日,也须谋策转型拓新局再攀高峰,更可况治国之道?

黑格尔有句名言: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莫忘初心,从善如流,在监督与制衡的舆论中,期许敦马以耄耋之年更高的智慧,更积极专注于真正惠民的政策。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