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网络版】那握笔的小手
——汶川大地震10年祭

【散文】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中国四川省的汶川地区发生8.0级的特大地震,截至9月25日,死亡人数达69,227人,失踪17,923人,受伤374,643人,受灾累计人数达4千5百余万。”

以上是那次巨大天灾的新闻报道和统计,必然令人极感震撼。但经过时光的流逝冲刷,毕竟终将成为史上一次事件的数据而已!然而,当年赈灾救难中的过程,那一幕幕悲惨与动人的场景人情,通过报章、电视、与网络中的画面、叙述和诗歌,却已曾冲击亿万人的灵台,感动落泪,滌显出那自性本心的慈悲光华,历世犹存。

那次震灾,有太多使人动容的画面在脑际轮转萦绕,特别是那3个(或许更多)罹难后犹握着笔的学生,使我难以释怀!总想为此写些感想,却每每掷笔三叹。但流淌的岁月丝毫未能冲淡那刻骨的悲凉,10年了,在我心深处,他们那早已冰冷的小手,却仍紧握着那笔杆不肯放下。孩子啊!我不禁俯首低问,你是想写下些什么吗?

在你短暂而来不及长大的生命里,灾难的发生,使过去的幸福与欢笑,和未来的愿景与梦想,都如校舍般突然崩解倾颓。在极度的疼痛、惶惑、恐惧、孤单和黑暗中,你是否曾想写下灾难发生时的经历和心怀?

在我的感知里,当时你该是在上课吧,教室毫无预警地摇晃,并迅趋剧烈旋即轰然崩塌。骤然的坠落使你犹来不及牵住同学的手,老师的指示碎散在漫眼的沙尘中,而塌下的断梁残块撞击也掩埋了你大部分的躯体。阳光骤逝,晦暗如夜!再没有那琅琅书声,更不会有同学间的欢声笑语,在废墟里,像地狱般,只有阵阵哀嚎呼喊!

你也曾呼喊吧?无论有几许惶恐疼痛,生命总还是令人眷恋,你还有理想等着去实践,还有父母等着去承欢。但随着时间和鲜血的流淌,周遭同学们的呼救逐渐转为呻吟,进而静默。刺骨的痛楚和求生的欲望使你半醒着,虚弱的昏沉中开始听到外界杂沓的声音,是在救援吧?也听到外面有人凄厉地呼叫着同学的名字,该是他们的父母亲了!你也许不禁会想:“那么,我的父母亲呢?这该是地震吧?他们安全无恙吗?还是不幸地地被埋在另一堆瓦砾中?”一连串的疑惑和牵挂,使你把笔握得更紧更牢!

孩子呀!你是想给父母亲写下怎么样的词语呢?

“妈,我好痛好怕啊!爸,您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妈,爸,我爱您们,虽然我从来没跟爸说过。”。

“爸,妈,让我们都挺住,一定会得到救援的。还记得我曾经说过,长大后再不会让您们过苦日子吗?”。

“爸,妈,对不起,辜负您们了。但请放心,无论往哪里,我都会走好;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学习好;我还会写好您们对我养育劬劳的诗歌,和苦难中生命价值的礼赞。”

孩子啊,无论你想给父母亲写些什么,只要是来自本心自性,他们都会领受感知。因为,你是他们的血肉,你每一分的成长,都有他们的心血和心性!

虽然你的小手已再不能给父母亲拥抱扶持,但还是握笔不放!孩子呀,你魂魄是否犹无归处呢?是否仍在灾区勾留飘移?若真如是,那么,你该悚然惊叹!昨天犹是全国幸福感最高的天府之国,今已变成人间炼狱,到处残垣败瓦,满目疮痍,伤亡惨重,哀嚎处处。山崩地裂后,翠绿群山被垮削得大片大片的斑驳;流水变得混浊不堪,且和崩裂的道路一样,都被落下的沙泥石块所阻塞; 而桥梁也一一塌毁。大部分的楼房坍塌得只剩下一堆堆高低的瓦砾,过半的家庭也已骨肉分离。清出来的空地上一具具一排排的尸体被布盖着,你的肉身该也在其中。撕心裂肺的凄声处处,父母哭断肝肠,鳏寡泪尽神伤。有人日夜在废墟上守候着埋在断梁残垣下的亲人,更多的是在忙乱中用手或工具挖掘和救援,包括军警、民众、医护人员,甚至是伤者。

在大灾难中,在废墟里外,罹难者和生还者,待援者和救援者,有老有少,有亲有疏,各色各相的有情众生,纵横交织着无数动人的故事。孩子啊,如果泪亦有魂,笔当有魄!你就含着泪、握着笔,暂且压下悲伤挂碍,把下列所看到的、读到的,灾难红尘中人性的美丽晶莹点滴,一一描绘记下吧:

*   一位母亲跪趴着保护3个多月大的孩子,母亡但子却毫发无伤,襁褓中手机留有短讯:“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   年轻妈妈怀抱着女儿罹难,而犹吮吸着母乳的女婴,在被救援人员抱离母体时,才放声痛哭。

*  救援人员在一个严重损毁的屋角处,看到眨着大眼睛才3岁的女孩,而为她顶着瓦砾的就是已经身亡的双亲!

*   一位老师,人们发现他时,他双臂仍张开着死死护着桌下的四个学生,学生终获救,他却丢下痛哭却深为他而骄傲的妻子!

*   才29岁的老师,跪扑在塌楼内,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学生,那护着的双翼已然僵硬,需锯掉后才能把活着的学生救出。而他的妻儿遇难俱亡!

*   一位老师保护700学生撤离后,再奋身回去救两个学生,楼塌俱亡!

*   一位女警,双亲与两岁的女儿共10个亲人罹难,仍不遗余力地为素昧平生、他人的孩子和亲人抢险救援!

*   40岁的女护士,连续6天抢救伤员,无暇顾及埋在废墟下的丈夫。后随直升机送重伤者去成都,起飞后忍不住痛哭:“我老公就埋在下面,让我再看一眼!”

*   一位依令被迫撤离的消防战士,跪地大哭:“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

*   一个执行任务多个昼夜的解放军战士,虽疲惫已极,受访时犹以军人之姿挺腰昂首,述说着战友抢险救难的艰辛和牺牲;在说到救出来的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时,瞬间眼眶泛红,高大挺拔的身躯颓然晕倒!

*   还有:众多军警为团队救灾而无暇顾及被埋的亲人。为9个灾婴哺乳的女警。背负罹难的高中生回乡的老父。为不忍妻子卧尸灾场,捆绑在背上开电单车送殓房安息待葬的丈夫。还有……,太多太多,灾区的有情故事。

孩子啊,不必写下名字了,就像也没有你的名字一样!

在巨大的天灾下,再也不会分美丑贤愚;而亲情总会灿出光华,母爱尤其彰显。在那突发剧变的情况下,受灾罹难和伤残的都是不幸者;能坚强地挺住活着的都是勇者;在极度危险的环境下全力抢险救难的都是英雄;因公忘私,无我救人的都是菩萨。他们都不是个别的名字,千百年后,流传的,是灾难中的挚情、坚强、勇敢、大爱和慈悲。

你年少罹难,可莫怨天地无情啊!那大地山河被撕裂扭曲,其痛何如?苍天俯瞰灾情,憾然有泪!天地以宽大胸怀孕育万物,平等无二。只是一切尽皆无常,不只天灾,世事亦变幻难料。你虽然来不及去一一亲闻体验,但这次突发的震灾,希望能给你深刻的启示,而不是怨怼。

孩子啊,你既已记下了受难的当刻、那惨重的灾情、和那许许多多写不完的感人故事;你也该已在报道中得闻,你们的灾难和故事,感动着有情世界亿万人的心灵。人们以人溺己溺、人饥己饥的大爱慈悲,积极和慷慨地援助捐献。大量的善款、和热心的志愿者源源流入,要许灾民和灾区一个更好的未来,无论是在生活上、心理上、和建设上。

相信你也会为你们“以人为本”的政府骄傲,它不惜一切代价抢险救灾,迅速而有序地进行和规划,也包括灾民的转移和灾区的重建。而英勇的军队对战的不是敌人而是天灾,不是造成伤亡和破坏,而是尽全力去抢救生命和建设安置居所。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政府、军民、和五湖四海有缘无缘的有情广众,都为你们的不幸作出真情挚性的回应。我不知道年少的你能否察觉到,“责任的承担”在这次震灾中衍生出无比的勇气和力量。从灾场中为保护子女而罹难的父母,护卫学生而牺牲的老师,到所有支援和付出的政、军、民、众,每个人都尽力地承担着各自的责任,为人、为灾,也为自性的良知良能。

孩子呀,你就握着笔,擦干眼泪,抹去怨怼,把这一切都写在魂灵深处吧!无论你将前往何处,天上或是人间,那些灾难、挚情、悲悯、和责任,将会为你孕化出慈悲心行。那时候,希望你还会写下去,让慈悲透过你的手和笔,写出感人心灵的篇章。

                                                                                (2018年5月完稿)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