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表面滑过

愿生活再深入一些,让日子深深浸润在茉莉花的芬芳里。 摄影/高玉梅

交稿时间到,本来想写的题材却突然感觉不对味了。咖啡喝完,仍然写不出来,心想不如去做做按摩。到了养生中心,按摩室里伏卧下来,准备好好放轻松,发现按摩床上除了有个放脸的圆洞之外,左右手臂外侧处还有两个洞。按摩师说,“那是给客人玩手机的。你要玩手机吗?”哦,不了,都玩半天了。床头脸孔下方还加设了个小桌板放手机,客人把头和双手穿到床下,伏卧着玩,手不会累。手机成瘾了,连按摩床设计也要人性化。我想起了以前的鸦片床。

按摩后,整夜仍然没有写稿的灵感,倒是很早就睡熟了。连做了几个奇怪的梦。午夜乍醒,觉得梦境有点喻意。翌日起床,又是惯性地拿起手机来滑,读到一则奥修的文章说:只有死亡能给人强烈的冲击;只有死亡能把人从睡梦中震醒。在此之前,我们的人生都是肤浅的。

突然,我悲从中来。昨夜那个怪梦的情境开始浮现。我梦见与家人去扫墓,走到父亲的墓地,都是一片灰黑荒土,一棵树一根草也没有,却见壮年只有四十来岁的父亲,杖着一把锄头站在他自己的墓边,身上都是灰黑尘土。我既不吃惊,也不觉得害怕,走上前去握他的手。父亲正要把墓地旁的土墙挖开,我们还忧虑着这样土墙会不会塌下来。未几,却见土墙上已挖开好大的洞,并从里头搬出了一些像是战乱期间被掩埋土里的家具、物件。这情景有点匪夷所思。

而更诧异的是,接下来,发现洞里有张床,床上似是藏有一具尸体。父亲后来把床推出来,床变成了轮椅,床上的尸体坐了起来。我们在惊呆之中瞥见了轮椅上坐着的是一个赤着上身的印度中年男人,双手合掌,肉身完好。

天啊,那幅模样,还真有点像脸书里奥修的照片!

被生命骤逝震撼

这梦应该算是恶梦,却叫我升起敬畏感。我记起了十多年前,家里有个婴儿突然病逝。我赶回老家去了医院,然后去了火葬场。事后独自开车回吉隆坡的途中,在高速大道旁休息站停下来。那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跟休息站里其他正在有说有笑地走路和吃零食的人,是多么的不同。因为我刚刚被一个生命的骤逝震撼了。惊呆中,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可以每天若无其事地嘻哈说笑过生活;难道他们都忘了,除了生命,还有死亡吗?

当然,两天以后,我就像奥修的文章里说的,又被生活中的琐事拉走了,完全忘记了曾经有过那种被死亡震醒而开始深思生命的心情。 

不过,我倒是愿意相信,父亲托给我这么一个诡异的梦,是来提醒我的。提醒我:不要整天滑手机啊,不要沉溺迷失在生活表面的事物上,而忘记了生命中还有更真实和更深刻的东西啊。滑呀滑的,怕是生命就会在日子的表面上“咻”一声地就滑完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